刘畅:2019年,我们将坚持进校业务,扩大校外业务

原标题:一起教育科技刘畅:2019年将坚守进校业务,做大校外业务

1月22日,在一起教育科技2018年年会上,展望过去未来一年,一起教育科技创始人兼CEO刘畅用这样一句话总结了自己对教育行业的热爱:能真正帮到学生,家长和老师是我们始终不变的使命,我会成为这个行业最后一个坚持进校的人。

以下是刘畅演讲全文。

各位小伙伴:

大家下午好!见到大家非常开心,又是一年的团聚,2018年对于一起教育科技而言,实际上是非常特殊的一年,这一年里我们经历了几乎创业以来最大的坎坷。

从去年10月20号开始到今年1月初,政策开始对进校进行了管理。实际上,在短短的100天里面,我们能够开始以崭新的面貌和业务形态来面对今天的进校业务和校外的商业化,我想在这里特别感谢在座的每一位小伙伴,请允许我代表管理层,向2000多名员工鞠躬表示致敬,你们辛苦啦!

大家看,经历这么多事情之后,每一个小伙伴脸上依然写满了自信,我们的底气从哪来?这个企业创立到今天,它的精气神源头到底在哪里?

实际上,我相信每一个小伙伴都知道,我们最大的动力来自于我们的用户。我们今年也把最好的奖项颁给我们的用户,因为唯有用户,才能够成就我们的企业。

让我们来看一看,在过去的100天里面我们经历了哪些事情、和哪些用户进行了交流、和政府跟媒体做了哪些对话?

10月20号政府文件颁布后,我正好第二天也赶到云南去聆听教学会议,那个时候我心里其实是打鼓的,有点紧张,也有点焦虑。但老师告诉我说,你这个企业会存活20年、50年、100年,原因就一个,因为老师对好内容有需求。

这是多么诚恳的一句话,我们7年了,我们做的事情就是进校,我们去融资的时候,都没有把商业逻辑和用户需求说的这么清楚:那就是从中国的小学一年级到高三,从英语到数学到语文,这家公司存在的一个重要的理由,就是今天公立系统的老师,真的是对于好的内容有需求。我们只需要做一件事情,就是老老实实的把内容做好,中国老师就会爱我们,这是非常简单的道理。

其实在出文件之前,我们也跟政府做了多轮的沟通,因为毕竟作为进校最大的企业,政府出政策之前,也要和我们进行沟通和讨论。

展开全文

令我们没有想到的是,其实政府曾经下发过上千万份问卷,有位政府工作者告诉我说,他们通过这次问卷发现,“真正招投标的企业,所出品的产品,老师不太爱用,反而是你们这些免费的业务,中国老师在用。”

他说就是因为这样的一个评论,给了中国政府一个信心。

而我们非常欣喜的看到,国家开始允许这种免费的业务继续进校。实际上,谁在背后力顶了我们?其实就是用户,这些用户背后的声音给了我们很大的动力,而我们越来越感觉到作为一个走入国家基础教育领域当中的企业,实际上我们需要考虑的用户绝不简简单单是老师、学生、家长,还有教委,甚至还有国家。

教育部领导说,今天中国基础教育最大的难题叫减负。减负绝不是简简单单把校外培训机构给打压,学生的负担就能够降得下来,减负最本质的是要改变中高考传统的应试评价,要想能够改变应试的评价,唯有一种可能,是让12年整个在基础教育当中,学生的学习数据慢慢的变成高中入大学参考的数据评价之一,这个比重占的越多,中国素质教育的春天就会到来的越快。

中国基础教育已经走过了高考40年,下一个20年要想减负要想平权,唯有拥护大数据、唯有拥抱互联网,唯有像我们这样的一类的企业,愿意踏踏实实免费的进校,最后把数据提取出来,才能够形成学生的评价。

这正是我们的希望。我就是希望能够干这个事,把12年学生学习的数据统计在一起,能够对学生做有效的评价,来方便每一个学生个性化的成长。

上个月,在教育行业自律会上,当下面黑压压的坐着领导、媒体时,我们的家长用户依然毫无顾虑的讲述他们对我们的认可,这说明我们的努力是值得的。

其实我们在座的2000人当中,有400位是小学业务的,你们没日没夜的做产品研发、做内容迭代;有200位做中学产研的,你们做了非常多的复杂的业务,经常熬夜加班,前不久为了上线,半夜才能回家。我们这里大概还有800名左右的市场服务团队,没日没夜的进校服务,就连晚上都要在各个群里面回答老师的各个问题。

我们这么拼命为了什么?我相信这些用户给了很简单的答案,让学习成为美好体验,你能够真正的帮助到老师、学生、家长,有一天这些数据还有可能真正帮助到国家。这就是我们这家公司存在的意义和我们这家公司生存的重要理由。

所以,特别感谢2018年我们这些优秀的员工,因为你们坚持捍卫使命,让我们这家公司真的不断的勇攀高峰。接下来,我们一起看一看2018年的时候各个业务到底取得了哪些突破?

第一点,我们在一年的时间里,我们的小学现在三方的产品已经开始趋于完善了,因为随着国家政策的调整,我们越来越清晰的变成了校内免费,让每一个市场同事昂首挺胸的进入到学校,告诉老师你所推荐的学生产品、老师产品其实没有任何的商业化活动。

而在这个业务拆分当中,我们能观察到,家长开始变成了另外一个商业化之手,因为企业一定要兼顾好两方面关系:左边进入学校更好的做公益,服务好国家;而右边在校外有更成功的商业逻辑。

所以,我们的家长今天已经开始慢慢的长出了商业的逻辑,真正的承担起我们整个平台中商业化的重任,这是我们看到三方平台越来越完善、越来越成熟,越来越在国家政策允许的情况下,今天可以大大方方的做企业,这真是一件让我特别开心的事,这个行业是我们开辟的,这个政策的出台也为我们这个行业开始指明了清晰的方向。

第二点,我们中学的产品矩阵终于完成了。在中国几乎没有哪一个中学的公司同时具备着作业、周测、月考、大考、直播服务。这五件事,五颗龙珠,我们做到把它们凑在一起了。我只希望中学的小伙伴上半年能够证明一点,用了我们的产品之后,能真正对于用户的月考、周测、大考的成绩有很好的提升。

第三点,我们自己的直播也终于摸出了非常清晰的方式,这个业务就两个关键点:

1、大规模获客。

2、很好的续费。

这两点做好,就完全能够在直播当中找到我们自己的位置,并且有机会做到行业及其领先的地步,我们非常期待明年直播的数据能够真正做到我们想象中的样子。

所以,到现在为止,就是因为国家政策的完善,我们越来越笃定的知道这个业务应该怎么走,到底校内和校外的分割应该怎么做。今天我很幸福的告诉大家,这家公司的业务模式开始慢慢沉淀下来,这是我们自己发明的模式。

我的联合创始人肖盾经常说,在任何一个场合下讲话,和BAT、TMD比起来,我们有一点自信和骄傲的地方是,这个模式真的不是从美国抄来的,美国群众不做作业,这个模式是我们自己发明的,然后政府开始慢慢看这个逻辑,探索怎么去管理,渐渐变得正规的过程。

2019年我们想干的事情,整个战略就是这八个大字“坚守校内,做大校外”。校内的规范在短期之,一定会使进校的门槛变高,会使我们的业务流程变得复杂,会对我们进校的流量业务说不定还有多多少少的影响。

但你要问我说,进校真的是比登天难,你还会去做吗?

第一,我坚定的告诉大家,我一定会把它做到底,因为我的梦想真的是通过进校改变中国公立的基础教育。所以,我会成为这个行业最后一个坚持进校的人,而且今天中国政府又允许我们,所以我们会坚守校内。

第二,我觉得作为一家商业企业,我们也毫不犹豫的做大校外,在校外赚钱,让企业能够实现左右两边的平衡,这才是好的生意。左边能够做公益,推动中国基础教育,右边真的能够商业赚钱,这是我们要做的事。

最后一点想告诉大家的是,我们应该坚守使命,生意越难更应该坚守使命。2019年一定是一起教育科技相对来说比较难的一年,一方面我们要进一步响应国家的号召,进校更加的自律,做非常多业务逻辑的迭代。一方面我们在校外做更多的创新。

中国政策变得严格了是好事,媒体对我们规范严格了也是好事,这时候更应该问自己,这个世界让我们这个企业因我而有什么不同?这个最大的不同就是进校,服务好中国公立系统的老师、学生,进而帮助中国家长,能够真正帮助孩子健康的成长,我们应该坚守这个使命。

而坚守使命的背后,实际上想跟大家说的最多的,就是我们到底应该怎么调整自己能够让生命延续。一家商业企业仅在校外做业务10年、20年的生命周期,谁能够推动中国基础教育进步,他就能活50年、100年。但进校难,难就在于你要做比别人更多的事。

既然我们被媒体说出了一些问题,我就不希望我们只是解决了说出来的问题,既然我们想自律,就是不想达到国家那个标准,应该看到更多我们没有看到的问题。

要么就老老实实我们在校外做培训机构赚钱,要么你要进校内就要承担越来越多的社会责任。要么你不要进校成为龙头企业,要么你不要进校有一个梦想积累12年的数据,要么你就不要总讲让学习成为美好体验。如果这些你想要,你就解决所有一切进校背后的问题,真正承担起这个责任,成为一个有责任感的企业。

产品如人,产品就是价值观,我们产品走偏的时候用户能够看到,我们产品做得好的地方用户也能够感知。各位亲爱的小伙伴,犯了的错误我们不会再犯,我们会用更加严格的价值观来衡量我们的产品,希望我们未来的产品设计当中一切回归初心,KPI是假,服务用户是真,真的有用户价值的产品完成KPI才是一个好的企业应该有的那个样子。

「前两天在望京见了几个年轻人,一起作业他们在农村实验,个性化作业让题量减少1/3,效果不变,为什么不让他们做更多的实验呢?」这是来自于朱永新主席的一段话。

他的讲话不会让我们变得骄傲,而是会让我们进一步认识到,要么你不要进校,要么进校那一天你就不能单纯的按照商业转化来看待你的进校。要么你想进校就必须服务全量用户,你要为教育公平代言,只要进校,你的产品内容就不能只为一二线服务,三四五六线更是需要你的地方,你要为国家考虑,国家最看重的一定不是一个企业商业的成功,而是谁真正能够推动中国基础教育的教育公平。

而国家的政策也给了我们巨大的希望,有史以来第一次用九个部委联合下发的一个文件叫“减负三十条”,3-6年级的作业时长不许超过60分钟,初中的家庭作业不许超过90分钟。坦率的说实际今天这个时长,是这里的1.5-2倍,这里我们看到我们这家公司最大的机会,我们的前身叫一起作业,我们想干的事就是国家希望干的事,更少的时间更好的学习结果,这就是我们让学习成为美好体验的使命,是我们最想实现的结果。

所以,我们今年会更多花时间进入实验校,真正的去和更多优秀的老师在一起配合,看看能不能跟中国20年都没有解决的顽疾来抗争,真正和老师联合的力量,真正能够把负担减下去,但学习结果还不变,这就是我们2019年特别希望有突破的地方。

我其实一直在想,一起教育科技真的不能够简简单单是一个商业企业,进入公立学校,我们就必须要解决中国教育部、国家最渴望解决的问题。

中国基础教育40年了,它取得了重大的进步,但如果要拎出来未来20年最应该解决问题的排序其实就两个,一个叫减负,一个叫平权。而一起教育科技最想干的事,其实就跟这两个事相关。

我们希望能够进一步服务好这十几万所学校,让他们通过个性化教育减负,我们进一步希望在这十几万所学校,充分再充分的服务好这里面大概占了55%的三四五六线学校,让他们的教学质量能够跟一二线进一步拉平。减负和平权这两个词真的不是一家民营企业能做到的,我们希望能够成为帮助国家解决这两件事的背后有力的推手。

各位小伙伴们,加入一起教育科技意味着你走入了一个完全不平凡的路,因为我始终觉得要么就不创业,要创业就做一个做与不做之间这个世界因我们而不同的一个业务。中国不缺校外的某些教育公司,但中国最缺的就是谁愿意七年如一日,未来十年如一日,踏踏实实的进校,改变中国的基础教育,为减负、平权奋斗终身的企业,最后用大数据彻底能够改变高考的评价,最终能够让中国回到素质教育的天堂。

你也许会觉得我在痴人说梦话,但我只相信一点,基础教育过去40年的改变,如果你用这个时间轴来看,足以人你瞠目结舌,下一个20年的改变,一定会比上一个40年更快,让我们拭目以待,希望国家变好的同时,我们的企业也跟着变好。

最后,希望各位小伙伴,请你们记住,一起教育科技带给你的绝不是一份工作,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份工资,而是一种使命、责任,是希望我们真的能够把我们共同的使命,把我们的责任能够做好。

再次感谢大家,我今天的讲话到此结束!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教育文章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