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流行病时代的教育技术展望

原标题:后疫情时代,关于教育技术的展望

疫情很早就蔓延到了西雅图。3月中旬,学校便停课了,学生不得不回到家里,思考如何在餐桌上继续学习。

这一突发事件让总部位于附近的数学教育公司DreamBox Learning的领导人看到了即将到来的剧变,预测到全国各地对数字教学工具的需求将会剧增。

但如何充分利用这个契机呢?很快,学校就会被教育技术公司的推销淹没,不久之后,他们又会抵制那些充满掠夺性的公司。

DreamBox没有追求新业务,而是优先考虑现有客户。该公司邀请学区合作伙伴创建在线平台,将适合儿童使用的图形和游戏元素与习题和课程结合在一起,提供给更多学生免费使用。四千所学校接受了这个提议。几周内,DreamBox的学生用户从300万增加到500万。

这给公司带来了压力,但它也让DreamBox创下了新的续签纪录。各学区对DreamBox的其他产品也很感兴趣,这些产品可以解决其他与疫情相关的问题,比如新的预测分析工具,该工具旨在评估学生的进步和学习损失,以取代现在被取消的标准化考试。

顾客似乎也很感激。

“如果我们在这场危机中为他们提供一些价值,我们希望能成为他们数学战略和实践的重要组成部分。”DreamBox首席执行官杰西•伍利-威尔逊(Jessie Woolley-Wilson)表示,“这样一来,在有革新的机会时,地区领导人会比以往更认真、更有意愿考虑DreamBox。”

对于教育科技行业来说,疫情导致了一个悖论。中小学和大学从未像现在这样迫切需要数字工具和服务来促进远程学习,但他们又负担不起。联邦政府承诺为教育提供300多亿美元的救济支持,但学校领导认为,这不足以弥补地方和州政府资金的减少和学费收入的损失。大规模削减预算的时候即将到来,或者已经到来。

专家预测,对于教育技术公司而言,接下来的几个月,甚至几年时间里,要建立新的关系,与新客户签订协议将会很困难。而像DreamBox这样已经拥有客户并为他们提供顶级支持的公司会变得非常有优势。

然而,这一现实似乎并未挫伤投资者对私营教育科技公司的热情。在经历3月份的融资低迷后,他们向企业注入了大量资金,有几家企业的估值超过10亿美元。

展开全文

追踪国际教育投资的HolonIQ公司联合创始人兼联合首席执行官帕特里克•布罗斯说:“我简直不敢相信我们看到的独角兽公司的数量。”

布罗斯指出,许多投资者对这个行业并不熟悉。

“对于一般的投资者来说,教育技术并不吸引人,也不是主流。新型冠状病毒确实改变了这一点。每个人都让自己的孩子在家里学习。”他解释道,“世界范围内,很多私人资本对这个行业有了新的认识。”

看看今年春天吸引了大量眼球的那些公司,这种乐观的行为就更有意义了。他们主要是把教育科技工具和服务,如在线辅导和数字课程,直接出售给消费者,而不是机构。

教育科技独角兽公司(2020)

他们或许是有道理的。最近的市场动向表明,市场上的确存在对直接面向消费者的教育科技产品的渴求。现在,每一个在远程学习中苦苦挣扎的孩子都需要快速而简单的帮助,而他们已经使在线教育平台的流量激增。与此同时,每一个闷在家里的成年人也可能会花时间在应用程序或者在线课程上学习新东西。典型的例子是,在线课程提供商Coursera称,自3月中旬以来,其新注册用户已超过1300万,同比增长535%。

教育咨询公司Entangled Group的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保罗·弗里德曼(Paul Freedman)表示:“每个直接面向学生的公司都在大幅增长。”该公司最近被另一家教育科技独角兽——Guild education收购。

因此,消费型教育科技可能是未来最热门的市场。专家们认为,这个行业出现了一个新的关键受众——父母。他们中的许多人勉强地扮演着家庭教师的角色,他们正在寻找让孩子的学习回归正轨的方法,而不是需要他们花几个小时来回顾分数。

教育科技行业顾问和分析师弗兰克•卡塔拉诺(Frank Catalano)表示,即便是疫情后,家庭友好型工具也能在市场上占据优势。公司不应再认定只有训练有素的老师才可以提供帮助。

不管教育技术公司是否直接向消费者销售产品,它们的新受众都是父母。这是一个重要且持久的变化。“不管是否一直需要它,它都需要被考虑进去。”

DreamBox的领导们预料到了这一转变。该公司一直在销售允许在家使用该平台的消费者订阅服务,并允许家长在学年结束前免费注册该平台。如此一来,不仅免费订阅激增,付费订阅也有较大增长。

“我们向妈妈们保证,她们不需要成为数学专家来抚养孩子。”伍利-威尔谈到。

她认为,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有更多的机会将人们转变为付费客户。

“诸如DreamBox之类的解决方案可以作为一种聚集资源,让家庭和学校之间可以更有效地共享结构化计划和教学内容。” 她表示,“这种趋势也许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持续下去。”

疫情还将继续影响教育,专家们也对教育科技领域的其他趋势进行了预测:学校现在需要什么?

伴随经济对零售业和酒店业的冲击,投资者现在更热衷于教育。弗里德曼表示:“相比之下,其他行业受到的限制要大得多,教育相对变得更有吸引力。”

这可能会使新的教育科技项目的筹资变得更容易,但不一定能将它们推销给机构。即使中小学在等待联邦援助,他们也在为削减5%、10%甚至20%的预算做准备,大学也在思考秋季是否会有足够的学生来上课以维持生计。

这并不意味着今年不能推出新产品,无法获得新的学校客户。不过专家表示,教育科技公司需要对它们提供的服务进行战略规划。企业家应该做好准备,向处于食物链更高层的学校领导推销自己,而不是他们通常交谈的人。

“要利用刺激资金,就必须提供真正有吸引力的多年期交易。”曾担任西雅图公立学校首席信息官和奥克兰联合学区首席技术官的IT顾问的John Krull谈到,“与此同时,提供区域范围内的许可,使其在该区域变得简单。”

学校可能最感兴趣的是:将学校与学生、家庭联系起来的工具

学校总是很难与学生和家庭沟通,疫情让这个问题更加复杂。这就需要一个能够帮助教育者、学习者和家长保持联系的系统。因此,一家赋予大学领导和学生短信联系功能的聊天机器人公司刚刚完成了160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而一个家庭外联和出勤跟踪工具则在最近吸引了350万美元的投资。

能够促进多语言交流的工具也将备受青睐。Camelback Ventures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亚伦•沃克表示,“如果我们要让父母和家人都参与到学习中来,我们必须接受这个国家真正的多样性,包括人们在家里说的语言。”基于此,支持60多种语言的亲子交流平台ClassTag近来获得了500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

University Ventures总经理Troy Williams表示,在中小学和大学使用的管理软件方面,几家科技巨头已经取得过突出的成绩,但这些机构中只有少数转向了基于云计算的系统。最近向远程工作和指导的转变,让很多管理者希望他们在任何地方都能够访问他们的工具。

可访问性和公平

这场疫情反映出许多学生依然无法上网或使用远程学习所需的技术工具。今后,学校可能会想要投资负担得起的、有创意的解决方案,比如低成本的移动热点或基于手机信号运行的硬件。

即使有技术条件的学生也可能在远程学习上遇到困难,因为远程学习无法满足他们特殊的教育需求。并非所有现有的教育科技产品都符合保护残疾学生的政策,这在疫情期间给学校造成了额外的烦恼。Krull表示:“对于那些试图进入学区的较新的教育科技公司来说,排名靠前是一件好事。实际上,他们可以击败现在负责的企业。”

隐私和安全合规

许多中小学和大学争先恐后地建立不受限制的远程学习工具,但当陌生人赤裸裸地大肆扰乱课堂时,他们感到非常尴尬。专家指出,成功的工具和服务将是那些遵守隐私和安全规定,并容易集成到机构已经使用的系统中的工具和服务。

消费者现在想要什么

与此同时,随着美国各地的校园关闭,无论是学龄前儿童,还是博士生都被迫留在家里,试图在危机中继续学习。大多数学生对远程教育并不熟悉或相对缺乏经验。最新数据显示,疫情前,只有15%的美国大学生只注册在线课程,不到1%的K-12学生注册全日制在线学校。但突然之间,几乎所有学生都需要在网上上课。

大学生正转向Chegg等数字化辅导平台和Coursera等在线课程提供商,这两家公司在过去几个月的表现都非常不错。年龄较小的学生则通过可汗学院的视频和Epic Kids的书籍等数字化资源来寻求在线的帮助。4月第一周,Epic Kids在苹果应用商店的儿童免费应用排行榜上排名第一。

老师可能会向儿童和青少年指定这些系统,但专家认为,父母也有责任。Reach Capital的普通合伙人Wayee Chu表示,自疫情开始以来,许多监护人都被“更健全的家庭学习”吓了一跳,他们一直被期待能够监督或者是临时充当这一角色。“现在正朝着增加家庭参与的方向转变,这将增加面向家长和学生的新机会。”

消费者可能最感兴趣的是:在线辅导服务

近几年,那些把学生和在线教学的导师联系起来的公司其实非常热门。2016年至2019年间,在线辅导服务获得了超过12亿美元的风险投资。

疫情似乎把热度推得更高了。例如,Chegg在2020年第一季度的营收达到1.32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了35%,超出预期。这一利好报告也使其股价飙升超过30%。

美国学生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中国和印度的学生也一样,这要归功于这些国家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他们把教育视为一种晋升途径。这两个国家以及澳大利亚、韩国和沙特阿拉伯等国的在线辅导公司最近都完成了大量的融资。疫情时期,受出行限制和健康问题等影响,学生在未来几年可能很难出国学习,英语培训机构的需求可能会上升。

数字助手和应用程序

为学生和家长设计的工具和服务,一直很受资本的青睐。当远程学习开始时,像Google教室、Seesaw和Classdojo这样的教育应用程序的下载量激增。颇受欢迎的非盈利学习网站——可汗学院(Khan Academy)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萨尔•可汗(Sal Khan)透露,疫情期间,访问该网站的人数增加了2.5到3倍,用户在该网站上花费的时间是疫情爆发前的两倍。

教育娱乐

对于一些人来说,学习是无聊时的消遣形式,或是失业时获得新技能的方式。5月,招募名人在线分享专业知识的MasterClass,完成了1亿美元融资。其CEO表示,过去两个月公司的收入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0倍。2019年底成为独角兽的语言学习应用程序Duolingo称,3月,其新用户数量提升了101%,即增长了数百万人。

Entangled 集团的Freedman表示,“当人们在适当的地方避难时,学习一些东西可能是对他们时间的一种有效利用。”

本文来源:EdSurge

原作者:Rebecca Koenig

编译:鲸媒体X.Jing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教育文章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