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教育中的高深学问(四)——传承与发展专门知识

美国当代著名高等教育思想家布鲁贝克的《高等教育哲学》以“高深学问”开始,而且把高深学问作为贯穿全篇的核心概念。

布鲁贝克指出:“高等教育与中等、初等教育的主要差别在于教材的不同:高等教育研究高深的学问。在某种意义上,所谓“高深”只是程度不同。但在另一种意义上,这种程度在教育体系的上层是如此突出,以致使它成为一种不同的性质。

教育阶梯的顶层所关注的是深奥的学问。”那么什么是高深学问呢?布鲁贝克进一步指出:“这些学问或者还处于已知与未知之间的交界处,或者虽然已知,但由于它们过于深奥神秘,常人的才智难以把握。”19世纪英国的马克·帕蒂森(Mark Parttison)同样指出,知识之间存在着清晰的高深(higher)和基础(elementary)的差别。

在基础知识学习阶段,可以采取规则(rules)的形式来进行讲授,不过,在度过基础阶段之后,就进入了高深知识学习阶段。学习者在掌握了基础阶段知识之后就要买入高深阶段知识的学习,超越了规则就会进入高等教育阶段,“你就进入了一个模糊不清、薄雾弥漫的领地,在这里,基础知识已经被超越,所有的知识都是无法定义的,朦胧的。一切的学位都只是猜测,而且,这些猜测只能为那些从未涉足此地的人所思考。”

英国的柏克在《知识社会史——从古腾堡到狄德罗》一书中把知识分为学术性知识与通俗(日常生活知识)这两种,他认为“学术性知识是经由深思熟虑的、系统化的或处理过的知识。”中国学者葛兆光则把知识分为精英知识和一般知识两种,他认为,一般的思想与知识“是指最普遍的、也能被有一定知识的人所接受、掌握和使用的对宇宙间现象与事物的解释,这不是天才智慧的萌发,也不是深思熟虑的结果。”

在柏克和葛兆光的理论中,学术性知识与通俗(日常生活知识)、精英知识和一般知识是明显分出层次的知识体系,在他们理论体系中的“学术性知识”或“精英知识”和布鲁贝克明确指出的“高深学问”几乎是完全相同的。

在一定程度上都强调了高深知识的专门性。这种重视传承与发展专门知识的“高深学问”同样体现在洪堡的思想中。

洪堡指出,大学是高等学术机构,是学术机构的顶峰,“它总是把科学当作一个没有完全解决的难题来看待,它因此也总是处于研究探索之中”,“一旦人们停止对科学进行真正的探索,或者认为,科学是不需要从精神的深处创造出来,而是可以通过收集把它广泛罗列出来的话,则一切都是无可挽回的,且将永远丧失殆尽。”

弗莱克斯纳同样指出:“大学是学问的中心,致力于保存知识,增进系统的知识,并在中学之上培养人才。”因此,真正的大学吸引着最有能力的学者和科学家及最真诚的学生来研究和探讨专门的学问。

相关教育文章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