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科技展,来了新客人

原标题:教育科技展,来了新客人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李静 11月23日上午,一个白色钢化结构框架的小型可移动的直播室出现在2020GET教育科技大会二层的展厅上,引起了周围人的驻足。这是保立威为顺应目前在线教学趋势,专门生产的直播仓。

在这间身材“迷你”的直播仓内配有三块不同大小的电脑屏幕板,用以实现直播时各种操作。据现场一位工作人员介绍,像这样可移动的直播舱占地仅4平方米,舱内标准化灯光、升降幕布、隐私窗户以及各种数据监控能保证每次直播的稳定输出和录入。

与往年不同,那些为机构提供直播方案、营销方案、助力转型线上的ToB服务商们频繁穿梭于各个展位间,成为了整场大会的绝对主角。因疫情而受益的在线教育企业则反而略显低调,只是通过广告、演讲等方式参与到会议中。

大厂跨界教育由来已久,藉由展会的一隅即可发现一丝端倪。华为云、腾讯教育、淘宝教育、百度云、美团、快手教育、淘宝教育等大厂几乎悉数到场,或通过硬件、软件、云服务、或以为机构赋能的方式,越来越多的介入到教育市场。

剔除这些变化,疫情仍是整场大会绕不开的话题。有关于这场黑天鹅事件对于教育行业的冲击在会议中被频繁提及,就连GET大会的主题也被设定为“或跃或渊:教育的信心与发展”。

一位教培机构负责人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疫情中他的5家线下机构已经缩减到3家,很多此前的同行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冲击。这次从河北专程赶来,一方面是为了看看行业中的新变化,一方面业是为其机构转型线上探看一些新技术、新设备。

行业需要信心,并需要借助今年为数不多的教育峰会寻求一丝共鸣。

芥末堆创始人梅初九认为,疫情的影响反映到教育公司层面,大致表现为“两个没变和一个思考”,即家长和学生的需求没有变,教育的本质没变,并不会因线上、线下场景的不同而发生改变,也不会因为疫情出现本质差异,而思考则在于企业自身的风控能力。“教育行业是永生的,未来行业从业者不仅可以放心大胆的干,还要大干特干。”梅初九说。

教育企业的技术服务商

技术在后疫情时代被赋予了更高的位置。

这次GET大会上频率最高的词汇是——技术,特别是对当下正处于转型阵痛期的传统线下辅导机构们,曾经对于技术的漠视已经转化为渴求,也让更多为他们提供服务的供应商们看到了机会。

有赞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商业服务公司,人们对于它的认知还停留在为电商、零售等行业提供解决方案。但其实早在2012年,有赞微商城中已经出现了大量教培机构。

今年疫情期间,有赞教育的负责人胡冰看到了许多线下客户在经营中遇到困难。在此过程中,也有非常多的客户找到他们,希望通过有赞的帮助构建在线化和在线招生,在线服务等事情。

突然催生的用户需求,让一度在疫情前犹豫做不做直播工具的有赞教育,在2月开始了加班加点的开发和完善工具,并在其后紧急启动针对有赞教育商家的在线直播补贴减免活动。

疫情降低了有赞获客的难度,并直接推进了客户在线化的意愿。胡冰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相当于把双方合作过程都缩短了。在去年,我们接触这些客户的时候,他们还在考虑要不要做这件事情,但现在,尤其是线下客户已经到了不得不做的时刻。

这些需求,也间接改变了有赞教育的部署。胡冰说,接下来我们考虑的重点是如何帮助线下机构做在线化的这个思路。

在音视频领域,在线企业的技术需求同样毋庸质疑。

声网Agora教育行业产品负责人仇媛媛表示,疫情期间由于大量用户从线下转到线上,3月份,声网的在线教育实时音视频用量峰值迎来了大概7倍的增长。

声网Agora是一家为开发者提供实时视频、实时音频、实时消息等多个API产品的全球实时互动云服务商。目前该公司服务已经覆盖行业内多家提供一对一、小班课、互动大班课等场景的教育企业。

7倍的增长对于彼时声网Agora而言是机也是危。仇媛媛说,我们并没有预知春节后线上流量会大规模增长,也没有准备7倍的资源。但是依靠平时的积累,最终总算平稳应对了这个问题。”

疫情给了一次声网Agora走向更多教育企业的机会,仇媛媛表示,在业务上我们非常笃定,未来线上教育必然是趋势。基于此,我们认为,在海外市场、全年龄段全场景的教育企业、体制内的学校对于在线的需求也会慢慢增多。

谈起这次疫情带给仇媛媛的感悟时,她表示在疫情中有很多教育机构倒闭,但也有一部分企业因为疫情抓住机遇而重生,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另一方面,在线教育竞争很激烈,但好的用户体验对于留存一定有所差距。如此循环,增长差异会越来越明显,所以对于教育企业而言流量很重要,但体验才是根本。”仇媛媛说道。

线上平移之后

会场展厅,童程童美硕大的广告牌立于二层右侧。它是美股IT培训公司达内教育集团旗下的少儿编程品牌。这家老牌IT机构在疫情中仅用了十天时间,就让成人业务的近3万名学员“无损”平移线上。

在采访间内,达内教育集团市场营销总经理唐晓澜对经济观察报坦言,由于疫情中无法线下获客,对其公司少儿业务造成了一定影响。另外对教学场景也有所限制,用户中3-6岁幼儿园的孩子没有办法在家中用电脑学习在线课程。但达内也通过一些办法,把线下获客地推的场景迁徙到微信生态中,获得了缓解。

与此同时,以IT培训起家的达内,在成人业务中几乎未受到影响。唐晓澜说:“这也得益于其从2005年即以通远程双师教学模式进行了长时间探索。所以当疫情来临的时候,学员在家里用自己电脑登录达内系统,与在学校登陆系统上课的流程是一样的。”

疫情给企业带来冲击的同时,也让它们瞄准了一些新机会,比如,当下教育行业热议的OMO(Online-Merge-Of-fline)。这种模式,像枢纽管道一样将线上与线下融合、打通:一方面它可以解决线下教育的空间问题,一方面又可以弥补线上教育无法达到线下的情感温度与学习效果。

包括达内教育在内的众多教育企业在此会议中均对OMO模式表达了积极的态度。

唐晓澜经济观察报说,OMO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对于我们少儿业务和成人业务来讲都会持续往下进行的。在此之前,我们只是在这方面一直在摸索、在尝试。疫情之后,反而让我们坚定了这是一个未来必须要做,立刻去做,或者大力去做的事情。

同样是疫情,专注K6学段的在线教育科技公司纳米盒在此期间,迎来了一次快速的业务增长。

纳米盒创始人兼CEO徐进对经济观察报说,在2月份疫情全面爆发时,公司的用户呈现了一种爆发式增长。因为疫情,让家长们重新审视了在线教育的可能性,对于我们而言自然也遇到了一个风口的机会。

但他也提示到,严格来说这个领域并没有完全做好迎接这么大规模的用户增长。教育行业有其特殊性,用户选择成本很高。所以当我们未做好准备时,家长在体验完在线教育之后,也会觉得与线下教育相比仍有差距。所以整体而言,在9月机构复课后,增长曲线在慢慢回落。

徐进认为,教育有风口,可是风口不会让教育的本质发生变化。在线教育要想达到和线下一样的效果体验,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教育文章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