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教丨以深化放管服改革思路理解并推进教师“先上岗、再考证”工作

问教丨以深化放管服改革思路理解并推进教师“先上岗、再考证”工作

*来源:腾讯教育,作者熊丙奇

为了稳定和促进高校毕业生就业,我国在部分职业实施“先上岗、再考证”政策,包括中小学、幼儿园、中等职业学校教师,法律职业等。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7部门近日印发《关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实施部分职业资格“先上岗、再考证”阶段性措施的通知》,明确对中小学、幼儿园、中等职业学校教师资格实施“先上岗、再考证”阶段性措施。凡符合教师资格考试报名条件和教师资格认定关于思想政治素质、普通话水平、身体条件等要求的高校毕业生,可以先上岗从事教育教学相关工作,再参加考试并取得教师资格。

“新入职教师必须取得教师资格”,这是我国完善中小学教师准入和招聘制度的基本规定。因此,针对“先上岗、再考证”的阶段性措施,也有人提出质疑,认为这降低了新入职教师的要求,对其他严格执行这一规定的人员并不公平。而其实,这些质疑并没有看清具体操作细则。在笔者看来,今年实行新入职教师“先上岗、再考证”政策,既是应对疫情给高校毕业生就业带来的冲击的现实举措,同时,也具有深化教育领域放管服改革的积极意义。

众所周知,我国的教师资格证考试一年举行两次,去年两次报考总人数接近900万——上半年参加教师资格证书考试人数为290万,下半年人数达到590万。而报名参加原定今年3月份举行的教师资格考试的人数大约为380万。但是,由于受疫情影响,这次考试已经被推迟。这也就意味着希望通过这次考试获得教师资格证、再去参加各地教师招聘的所有人,其中也包括相当数量的2020届高校毕业生,将很可能失去应聘、入职教师的基本资格。毫无疑问,继续坚持“先有教师资格证,才能应聘入职教师”的做法,不但会影响今年应届毕业生的就业,而且也会影响各地招聘新教师工作的顺利推进。除了教师职业之外,其他有职业资格要求的职业,也有类似情况。实行“先上岗,再考证”,有着现实必要性。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措施并不只针对2020届应届高校毕业生,也适用于2018、2019届尚未落实工作单位的往届高校毕业生,以及其他社会人员。因此,本质上并不存在公平问题。当然,那些获得教师资格证的求职者会认为不公平,理由是要是没有他们按“特殊政策”来应聘,自己应聘成功的几率会更高。这其实是投机心态,而非真正公平的竞争心态。更何况,按照阶段性措施的要求,没有资格证书先上岗的教师,在一年之内是必须参加教师资格考试获得教师资格证的,如果不能获得教师资格证,将不能继续从教。这并没有降低对新入职教师的要求。

教师职业肩负教书育人的重任。坚持并提高教师职业的准入门槛,是加强教师队伍建设,提高教师队伍质量的重要措施。但与此同时,要深化教育领域的放管服改革,给基层学校办学更大的自主权,推进专业评价和社会评价。从这个角度看,“先上岗,再考证”的阶段性措施,也体现了放管服的改革思路。

为严格教师准入门槛,我国逐步要求所有成为中小学新教师者,都必须通过考试获得教师资格证。而那些从高水平师范类专业毕业的学生,能不能直接获得教师资格证?如果从鼓励师范类专业办出高水平、高质量出发,从减少不必要的行政评价出发,从“放管服”角度出发,可以探索通过专业认证的师范类专业的毕业生,不必参加教师资格国家考试,由学校自主考核教育教学能力,获得教师资格证的新办法。

2018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指出,要完善教师资格考试政策,逐步将修习教师教育课程、参加教育教学实践作为认定教育教学能力、取得教师资格的必备条件。要开展师范类专业认证,确保教师培养质量。因此,通过专业认证的师范类专业的毕业生,学校自主考核取得教师资格,符合改革方向。这也可促进师范类专业办出高水平和特色,因为只有高水平专业的毕业生才能免国家考试获得教师资格证。

以教育放管服改革思路来理解并推进“先上岗、再考证”,对做好这一阶段性措施极为重要,而且,这一阶段性措施的实施,还可促进教育系统进一步释放改革活力,建立教师培养、管理、使用、发展的新体系,全面提升我国教师培养质量和教师队伍素质。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腾讯教育”。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相关教育文章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