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敦荣:构建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教育体系必须大力推进高等教育普及化

构建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教育体系既是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民生政策,也是教育事业发展客观而意义深远的要求。如果放在十年前或更早的时候提出这个政策,是不切实际的,因为在教育事业发展不充分,尤其是高等教育供给严重短缺的时期,从教育体系角度发展全民终身学习只能是一种理想,不具有现实的基础。今天,我国教育事业发展取得了世所瞩目的成就,教育体系渐趋完善,满足了大多数适龄人口的教育需求。据统计,2018年全国共有各级各类学校51.88万所,各级各类学历教育在校生总人数达到2.76亿人。九年义务教育巩固率达到94.2%,高中阶段毛入学率达到88.8%。更令人欣喜的是,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了48.1%。基础教育规模庞大,普及化率达到了较高的水平,且发展态势良好;高等教育规模发展即将迈入普及化阶段门槛,国民教育体系的发展重心得到了大幅度提升,实现全民终身学习已经具备坚实的基础。构建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教育体系,不仅要继续加强基础教育普及化的质量,扩大职业教育的覆盖面,而且要继续大力推进高等教育普及化,完善普及化体系,提高普及化程度,优化普及化质量,使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教育体系发挥更大的功能。

一、普及化高等教育是全民终身学习的动力源

活到老,学到老,是我国最古老的终身学习思想,也是人类的教育理想。从人类生存发展的基本需求看,活到老,学到老,是可以实现的。人们在个体和社会生活中,无时无刻不在学习,无时无刻不在改变和调整自己,以适应个体的生命状态和自身生活的环境。这种学习更多的是一种自然状态的学习,是在劳动、工作和生活中学习,是一种自发的行为。这也是人的生存本能。在接受教育的过程中学习是人类的进步,为此,人们兴办学校,不断增加教育层次,区分教育类型,满足不同人群的学习需要。可以说,学校教育是促进人类学习的关键机制。教育与人类的进步相伴相生。教育的目的在于提高民众的学习能力,人类的教育由自发走向人为经历了漫长的历史过程,即便到了人为阶段,最初也主要是个体行为,即家长和个人有意且有条件接受教育,所以在很长一个历史时期,教育的规模很小,教育的覆盖面也很窄。人类的现代化与教育的普及化同频共振,随着现代化的不断推进,教育经历了普及扫盲教育、普及小学教育、普及初中教育、普及高中教育和普及高等教育的过程。当然在不同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有高有低,教育的普及化进程各不相同。就高等教育发展而言,美国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率先进入普及化阶段,随后其他一些发达国家先后实现了高等教育普及化。时至今日,全球有64个国家实现了高等教育普及化。而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国家基本上都是发达国家或比较发达国家,没有一个欠发达国家高等教育进入普及化阶段。所有的教育都能为人的终身学习提供帮助,但不同层次和类型的教育发挥的作用存在很大差异。基础教育培养人的基本素质,包括提高人的基本学习能力。基础教育的目的是为人提供基本的人类文化和文明素质养成教育,是每一个人所必需的教育。基础教育从启蒙开始,是人实现从生物人向社会人过渡的关键力量。在教育不发达或不太发达的国家,基础教育没有完全实现普及化,接受了基础教育的人一部分继续升学,另一部分则直接走向社会,在社会各行各业就业。这后一部分人不论比例有多大,对他们而言,终身学习可能主要是在工作和生活中学习,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不太会争取更高层次的教育,或者获得新的学校教育。这一方面与他们所从事的职业需求有关,他们所从事的职业对于继续教育的需求往往比较弱;另一方面与他们的学习能力有关,他们所获得的学习能力难以满足其终身学习的要求。所以,除了继续升学的那部分人以外,接受了基础教育后直接就业者对于终身学习的教育需求并不强烈,自我提升与发展的意愿较低。换句话说,在基础教育欠发达或不太发达的阶段,建构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教育体系缺乏必要的条件。普及化高等教育释放了全民学习的潜能,并为全民学习提供了无穷的可能。高等教育是建立在基础教育之上的专业教育,在精英化阶段,文化科学知识和技术的更新比较缓慢,接受了高等教育也就意味着完成了人一生的所有教育,所以,高等教育不仅是个人的终结性教育,也是社会教育体系的最顶端;在大众化和普及化阶段,高等教育规模不断扩大,教育层次和类别不断增加、越来越多,甚至多数民众都接受了不同层次、不同类别的高等教育,与之相匹配的是,各生产行业的技术更新不断提速,高新科技产业层出不穷,社会文明进步的步伐不断加快,具有高等教育学历不再是人们任职的护身符,也不是人们终身生活的唯一依靠,从业人员必须不断提高素质、更新知识、掌握新技术,才能适应生产发展和社会进步的要求。所以客观上,生产发展和社会进步提出了终身学习的需要。而且这种需要与高等教育发展水平有着密切的关系,高等教育普及化程度越高,民众终身学习的动机越强。在知识经济和信息社会,全民终身学习是社会现代化的重要标志,只有普及化高等教育才能将全民学习的潜能激发出来,并为全民学习提供各种可能。

二、普及化高等教育是全民终身学习教育体系的支柱

全民终身学习有两个核心内涵:一是全体国民,包括每一个公民;二是终身学习,持续一生。从学校教育看,任何人都不可能在学校学习一辈子,学校只是人们终身学习的一个阶段。终身学习取决于两个条件:一是个人在任何一段学校教育结束后,都有继续学习的能力和需求;二是社会建立了能够满足个人继续学习的教育体系,包括学校教育和非学校教育。一个人经历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获得中小学毕业证、学士硕士博士学位,一般要到30岁左右。我国人口的平均寿命达到77岁,全民终身学习的目标就是要使每一个人在他的一生中结束学校教育后的40、50、6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保持持续的学习动机,且能够得到必要的学习支持。构建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教育体系,各级各类教育都是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基础教育是人不可或缺的,也是社会不可或缺的,还是完善的教育体系不可或缺的。基础教育的基础性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人的基本素质养成教育;二是高等教育的前置性教育。在全民终身学习教育体系中,基础教育往往达到了高度普及化的水平,成为每一个社会公民在青少年阶段成长所必不可少的经历。据统计,我国学前教育毛入园率达到81.7%,小学学龄儿童净入学率达到99.95%,初中阶段毛入学率100.9%,高中阶段毛入学率88.8%。从统计数据看,我国基础教育普及化已经达到相当高的水平,尽管在量的发展上还有一定的空间,但发展的重点更在于质的提高。因此,服务全民终身学习,完善基础教育的主要任务是:第一,查漏补缺,不漏掉一人。重点是完善面向社会弱势群体的基础教育体系,包括残障青少年教育体系、少数民族青少年教育体系和学习困难的青少年教育辅助体系等。第二,提高基础教育质量。基础教育是一个人终身学习的起点,基础教育质量高,终身学习的潜力大;反之,基础教育质量低,终身学习的潜力小。现代高等教育是连接基础教育与社会生活的桥梁。现代社会,科技不断进步,社会日益发达,高等教育逐步从精英化走向大众化,并进入普及化,高等教育的发展不仅使其自身的社会作用日益显著,而且使基础教育的作用得到了更好的弘扬。没有高等教育的发达,基础教育促进人终身发展的作用难以实现,普及化高等教育是建立全民终身学习教育体系的支柱。在高等教育没有进入普及化阶段之前,建构终身学习教育体系不可能实现,因为高等教育的不充分发展不仅使大多数适龄人口没有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他们的教育潜能难以得到释放,而且使基础教育发展的通道不畅,宝塔型的教育体系不可能服务全民终身学习。高等教育普及化程度越高,全民终身学习教育体系越有可能建成,并且功能越强大。民众受教育程度越高,终身学习的动力就越大,对终身学习教育体系的依赖性则越强。高等教育普及化有三种发展程度:初级、中级和高级,在普及化的高级阶段,民众接受高等教育成为社会职业和生活所必需,绝大多数人上了大学,得到了自己所希望的高等教育。只有高等教育普及化程度不断提高,终身学习教育体系才能不断得到完善,它服务人们终身学习的能量也就越大,功能越显著。

三、不断提升高等教育普及化水平,服务全民终身学习

构建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教育体系是一个系统工程,这不仅表现在它需要经过长时期的不懈努力才有可能建成,而且需要各级各类教育体系充分而有效地发挥它们各自的功能。当然,它还需要有文化科技和经济社会发展作保障。从我国各级各类教育发展的实际状况看,构建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教育体系的短板在高等教育,这不仅是因为高等教育普及化程度较低对全民终身学习影响很大,而且因为高等教育内涵发展不足制约了开发所培养人才终身学习的潜能。所以,大力推进高等教育普及化不只是关系到高等教育本身发展的问题,还是关系全民终身学习教育体系建设的问题。我国高等教育发展长期维持精英教育规模,近20年来不仅规模增长较快,实现了大众化,迈入了普及化的门槛,而且在内涵建设上也取得了一些重要进展。总体上讲,发展不足仍然是高等教育面临的重大挑战。当前和未来一个时期,高等教育发展的重大主题是推进普及化向高级阶段过渡,任务主要有三:第一,不断提高现有高等教育的质量。提高高等教育质量本身就是提高民众终身学习的动力和能力,提高质量有助于巩固存量,实现内涵发展,推动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教育体系建设。我国高等教育总规模已经达到4 000万人的在学人口,高等教育体系的层次和类别结构不断完善,因此,高等教育存量发展应当高度重视深化人才培养过程改革,更新教育教学方法,建立新的多样化的人才培养模式,造就复合型、创新型和应用型人才。第二,扩大高等教育受众覆盖面。高等教育发展不足是一个客观事实,约一半的适龄人口没有享受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更多的劳动年龄人口没有接受高等教育。这对构建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教育体系是一个不小的挑战。满足更多人接受高等教育的需要,要加强高等教育体系建设,扩大高等教育的吸纳能力,让更多的适龄人群和劳动人口有机会圆自己的“大学梦”。有预测表明,我国高等教育规模要达到8 000万人以上,才能较好地满足全民接受高等教育的意愿。所以,政府应当持续不断地增加年度招生计划,使更多的人能够上大学,提高自身的普通素养和专业能力。扩大高等教育办学规模,涉及高等教育和基础教育:一方面需要高等教育扩容,增加招生计划,也包括新建一批大学;另一方面需要基础教育提高质量,为高等教育扩大招生培养更多合格的生源。第三,增强高等教育服务全民终身学习的能力。高等教育的功能不只是体现在培养大学生的终身学习能力,而且还体现在向更多社会民众提供终身教育的机会,包括进修访学、更高的学历学位教育、培训和继续教育以及成人教育等。高等教育体系在全民终身学习教育体系中具有特殊的地位,其特殊性表现在大学是全民终身学习的主要支撑机构。大学应当将服务全民终身学习作为重要使命,不断提高服务能力,为建立高水平的全民终身学习教育体系发挥积极作用。具体来讲,大学应当加强成人教育和继续教育,为更多在职职工和其他民众提供各种可能的教育和培训;应当加强学历学位教育,包括成人学历学位教育,满足民众继续深造的需求;应当利用信息和网络技术,面向全社会提供丰富的教育资源,包括网络课程、网络教学等,为民众随时随地接受高等教育提供支持和服务,使更多民众终身学习的愿望得到满足,从而达到提高全民教育文化素质的目的。

相关教育文章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