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教育培训机构校长的心声:“我,快撑不住了”

看到大家关于疫情对教育机构影响的争论,我作为教培行业其中的一员,来分享一下自己的真实的心路历程。

寒假班没了,以为可以弥补过来

一个教育培训机构校长的心声:“我,快撑不住了”

我满怀期待的把校区重新装修升级,按照以往的行情寒假是为春招铺垫的好时机,结果疫情不打一声招呼的就突然降临了。1月份收到停课通知,刚开始只是有些紧张,以为就是寒假班不能正常开课,我没有经过什么大风大浪,就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糟糕,心想:寒假课程不能开,只是计划有点影响,但是完全有办法可以弥补。

我还是保持着乐观的心态,就当是给平时不停奔波的自己放一个假。于是我提前带着老婆孩子一起回到了老家,还是每天不停关注相关信息。由于自己是教学出身,对疫情会带来怎么样的市场影响并不敏感。

2020年开局是一种刺骨的痛

一个教育培训机构校长的心声:“我,快撑不住了”

1月底看着慢慢上升的感染人数,我才开始感觉到事情非常不妙,影响已经出乎了我的意料,我开始慌了神。大年初一,我赶紧联系教培行业的朋友,打完电话给更加意识到疫情对市场的冲击非常严重。后知后觉的我,内心就如被泼了一盘冷水,一夜未眠

紧接着就是把原本计划大年初八的上班通知,先是推迟了一周的时间,后面直接通知老师们在家里办公。我让老师们安心呆在家里,让他们不要担心,并且做好安抚老师的心理工作。

可是自己非常着急,心里空落落的,焦虑就像管不住的洪水猛兽,不停在逃窜。

在危机时刻,我知道要控制现金流,如果我没有选择装修升级,可能手头还是有点钱流动,可是一切都已经成为事实了。于是我打电话给房东,希望能够把交房租的时间往后推迟,能够互相通融一下。可是房东说他工程款800万被冻结,说我现在遇到的都是小困难,房东也表示很无奈,他有他的大困难,不问我借钱就算是好的了。所以房东可以理解我的难处,但是不能接受我的请求。最后确定了房租既不能减免也不能延期,一天都不行。

对于房东的做法,我也表示理解,没有道德绑架的想法。既然不能节流,就只能另外找渠道开源,我厚着脸皮把周边的人的钱能借都借了,都打上了欠条。因为亲朋好友也不容易,能借到的资金并不多。我的教育机构开在一个四线城市,每个月房租和老师工资开销也要5万多。

疫情对于我这个线下小型培训教育机构,简直是一股八级的龙卷风,这种风带着刺骨的痛。

通过免费课转为线上课正价课,对小机构来说真的是伪命题。

一个教育培训机构校长的心声:“我,快撑不住了”

1月27日,国务院发文延迟春节假期,全国各地大中小学延迟开学。教育局发出“停课不停学”的倡导,众多在线教育方案、平台涌现,学校及线下培训机构纷纷转移至线上开展教学工作。

我就响应着“停课不停学”的号召,马上组织老师们在家里备课。因为是在小城市对于线上课程,以前觉得线上教学离我们很遥远,获客成本高,师资要求高,办证难,那是大资本的舞台,所以是敬而远之的态度。没有这次疫情,很多小型机构的负责人和我都有着同样的想法。所以这次线上课程,就是对我们小机构的裸考。

一直都是在线下授课,疫情的到来所有人都足不出户,校区的门店也一直不能开门迎学生,只有线上这一根稻草给我提供所有希望。

尽管困难重重,我还是继续给自己打气,开始不休不眠在摸索网课上课流程。我试着讲了几节线上课,总感觉自己像个傻瓜一样自唱自合,平时生动活泼的学生换成了冰冷的屏幕,根本找不到上课的感觉。虽然老师们也在配合我分配的工作,但是可以看得出来他们也很疲惫,他们对网课也是有着排斥,对线上授课的模式也挑了很多刺。

为了应对疫情,各在线教育平台纷纷推出赠课、免费开放平台等公益举动,这简直是烧钱的活动,“名师”“免费”这样子的诱人的宣传给我们小机构带来致命的竞争压力。但是为了避免生源的流失,我别无选择随着大潮开了免费的线上课,在我和老师们的努力下,2月中旬,我的机构成功开启了免费的线上课。

本来以为自己抓住了救命稻草,没想到免费课后,还是没有多少学生续费,除了高三的家长着急外,其他家长都在观望等待着线下开课或奔向了大机构的名师,所以这次的免费课收获并不大。

虽然我的机构在当地口碑还行,但终究比不过全国知名的一线品牌培训学校。通过这次失败的转型,发现了小机构千万不要盲目做线上,因为线下教育机构,靠的是预售续费,而线上却很难进行大规模预售学费,线下教育的交付场景真的很难替代,很多平台前期提供的是免费的技术支持,后期的合作都是要很大的花费。

我不想自欺欺人,转型线上这只是小机构的权宜之计,绝对不能长久。因为我们小机的线上竞争对手并不是对面的老王教育机构、老张教育机构,而是新东方、学而思、跟谁学、作业帮等巨头教育公司。学生们有机会去体验他们清华、北大名师网课,十头牛都难拉回来上自己的课了。小机构的线上课程竞争对手并不在自己对面,也不在隔壁,而是甩你十万八千里的大资本的行业巨头。

在外人看来线上课开得如火如荼,只有行内人知道这是大机构在用赠课引流布局,小机构怎么能扛得住?希望通过免费课转为线上正价课,对小机构来说真的是伪命题。

等不来的开学

一个教育培训机构校长的心声:“我,快撑不住了”

我依旧还在线上咬紧牙齿坚持着,只是为了维系家长的的服务,以为等到3月就能迎来开学季,就能死而后生。压在身上的债务,让我感觉真的很无助,真的很疲惫。

现在已经是3月中旬了,对于开学我已经从希望、盼望、祈求、失落。现在又是全球性爆发,按照目前的情形,开学时间应该会更加延后。我盘算了我所有的可以流动资金,最多只能撑到5月中旬

从1月的无知紧张,到2月的垂死挣扎,现在是3月的开不了学的失落。不管我的境遇有多么糟糕,老师们也是上有老下有小,我不会拖欠他们的工资。我已经开诚布公跟机构的老师说了:“要碰到好机构、好单位、好机会,可以申请离职,我会选择祝福。”

虽然“守得云开见明月”是我的期盼,但“我,快撑不住了”,也是我作为一个小机构老板最真实的心里话。

本文来源:网络

相关教育文章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