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尔智慧教育》疫情下的教育,该如何定格?

新型冠来袭,防不胜防

近期,震惊全球的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牵动举国亿万人的心。随着疫情的蔓延,政府不断加大力度遏制疫情:实行交通管制、限制人员出行、企业延迟复工、学校延迟开学。所有人都在积极响应,共同打好这开年第一大仗,这一仗就在刚刚有新的进展时,又出新“情况”,就在中国为我们取得进展,人们心情放松时,今日国外纷纷传来消息,国外疫情走势不妙。新得灾难面前,国人奋力抗战,不仅为自己的国家,中国同时也在同其他国家抗击肺炎。

这场突如其来的全球性的灾难面前,国内外的各行各业措不及防,或多或少均遭受波及。我们就仅国内一些行业所有的受冲击的程度,一起聊一聊。

我们可以从各行业上市公司的股价异动来得到基本解答。无可厚非,受武汉肺炎疫情影响,超级真菌、流感、口罩等医药概念板块涨势凌厉,获投资界人士积极布局;大消费、机场航运、餐饮、家电等板块“溃不成军”,遭遇历史罕见的滑铁卢。

房地产股成市场杀跌主力。中国恒大大跌16.89%,公司公告称,预计2019年核心净利润408亿元,较2018年下降约48%;净利润预计约335亿元,较2018年下降约50%。原因主要是由于售价较低的清尾销售楼盘在2019年交楼结转,导致交楼单价下降所导致。

绿城中国、SOHO中国、奥克斯国际、中国海外发展等跌超10%。

航空股全线翻绿。中国国航跌10.45%,东航、南航、美兰空港、国泰航空(7.660,-5.08%)跌超5%。

科技股表现低迷,阿里巴巴(181.300,+0.23%)跌7.1%,上市80个交易日后收盘破发;小米集团、网龙(16.880,-5.06%)、腾讯控股等跌超4%。

诺诚健华-B在香港上市,收盘涨9.61%,它由世界知名结构生物学家施一公教授与崔霁松博士联合创立,施一公夫妻持股1.56亿股,为首家在港股市场采用“云敲锣”上市的公司,此次上市将发行2.5亿股,每股发行价8.95港元;每手1000股,公开发售获298.75倍认购。

教育板块,起伏跌宕

《乐尔智慧教育》疫情下的教育,该如何定格?

作为教育人,小编认为大家最关系的还是各大板块中,教育板块表现又如何?生命重于泰山,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作为运营着千千万万学生就读的各大教育企业,疫情的日趋严峻使各大教育企业均受到不同程度影响。为应对愈演愈烈的疫情,全国各省市相关部门均作出学校延迟开学的通知,且难以预测的疫情持续时间亦使不少教育企业遭遇挑战。

疫情之下的教育行业:悲喜交加,冷暖自知,几家欢喜几家愁!

据财华社消息,受疫情影响,港股教育股走势分化。在港股各大教育板块中,K12教育、高等教育、职业教育板块在1月29日-2月3日水深火热,大多公司股价跌幅累计超过5%,课外辅导板块表现尚可,卓越教育(03978-HK)录得轻微涨幅。而在线教育一枝独秀,其互联网教学模式在线下教育受限的情况下成备考急先锋,因此深受市场热捧。

线下教育被迫“停业”,在线教育免费送课

1月26日山西省教育厅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规定一律暂停举行一切聚集性活动,一律暂停全省校外培训机构开展线下培训服务。这一声警报拉响后,全省线下教育被迫喊停,线上课程一时间蜂拥而至。

近日以教育为支柱产业的澳大利亚同样“停止面对面授课,转线上授课模式。

我们看到不仅国内有听课不停学的号召,国外同样停止面对面教学的呼应。由此,这次疫情对线下教育的中小机构打击是最大的,不排除大规模歇业关停,因为很多中小机构无证照经营,很大部分企业在市场需求下降的情况下资金并不够维持日常运营。另外,占据市场大比例的教师私下补课也会大规模减少。在这种情况下,对教育大机构来说长期是利好。

2月20日,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培训教育专业委员会通过在线调研了全国31个省市的校外培训机构后发现,超过90%的教育机构表示,目前经营存在部分困难或严重困难。其中,29%的机构表示“影响严重”,可能倒闭;36.6%的机构表示“影响很大”,经营暂时停顿。

为了展开自救,线下教育机构开始大量地转战线上,据在线教室直播系统Classin在其官方公众号中透露,仅仅大年三十这一天,就有近3000家机构在其后台注册。但对于大部分毫无线上教育经验的机构来说,“线上教育”只是权宜之计。

线上教育,势头大好

本次对线上教育来说,此次疫情却是个难得一遇的良机,很多线上教育因此名利双收。除了医药股大涨,在线教育股也受到市场的青睐。所有学校延期开学,而有众多学生对线上培训依然有需求,因此线上教育遇到“前所未有”的机遇期。

教育行业的新思考:从疫情之中看到新的认知迭代这次疫情,令教育行业快速达成了2个共识:供应链共识与消费者共识。短短几天,不仅仅是在线教育公司的创始人,传统线下机构的创始人也都意识到未来五年乃至十年,如果没有在线提供教育产品或者服务的能力,几乎没有办法生存。

因为一旦遇到大规模公共卫生事件,大家不能线下聚集,这对平时现金流比较好、比较安全的公司就是灭顶之灾。无论多大的公司都经不起大规模的退费、房屋空置和员工社保发放。如果线下持续不盈利,能够撑三个月到六个月就已经很不错了。

一个行业发展得慢,是因为供应链没有达成共识,所以没有办法组织起大规模的供给。换句话说,整个教育行业没有办法聚集大量的在线老师,是因为在线老师是在线平台或者在线培训机构自己培训的。这个速度非常缓慢。经此一疫,所有教育从业者突然之间意识到我们应该做线上教育的供给了。

而对于消费者来说,部分需求可以通过在线教育产品解决。教育行业的消费者共识是指今天的家长、孩子,甚至包括成人学习者,经历了疫情,在家待七天,需要而且体验了在线教育产品,发现在线教育产品能够解决一些问题。这就是消费者共识。消费者共识能够带来极大膨胀的需求。

成本结构发生变化,价值网络会随之发生变化。在线培训和线下培训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物种。这不仅仅是一个融合的状态,在某种程度上是一个取代的状态。跟电商相比,在线培训不会仅停留在20%或者30%,比例会更大,甚至超过50%。

两个新共识意味着在线正在教育行业进行更为普遍、更为深度的普及,在线成为投资人、新创业者、教育行业从业者、消费者所有人的共识。

疫情之下的出路:积极自救,从体系开始革新加速!

线上教育不同于线下,最初创业型线上培训机构依托技术和资本催动市场,但是培训的本质是提示学员的成绩、综合能力或者拿证,这就意味着教学教研尤为重要,所以就出现大量的懂技术而不懂教育的培训机构。

而线下机构拥有完善的教学教研体系,但是它们对于线上没有更多的认知和理解,所以它们属于懂教育而不懂技术的情况。

智能书桌,专注线上教育

《乐尔智慧教育》疫情下的教育,该如何定格?

《乐尔智慧教育》疫情下的教育,该如何定格?

相关教育文章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