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日益兴盛的各种教育科技产品,父母们该如何选择?

面对日益兴盛的各种教育科技产品,父母们该如何选择?

11月初被媒体爆出的脑环监测儿童注意力事件,让之前仅在文学和电影作品中才能看到的关于科技和伦理的冲突在现实世界中真实上演。

对于媒体将这款产品形容为“金箍”的说法,该产品公司的创始人颇感无奈,在他的认识中,这是一款能够帮助孩子提升注意力的高科技产品,带来的只有好处,不明白为什么大家会如此畏蜀如虎。他的困扰,源自于他将教育简化成了一个技术问题,而忽略了教育中更为重要的伦理因素。

该事件源于9月底《华尔街日报》发表的一篇视频报道。而后,诸多国内媒体相继展开追踪报道,最终还原了事件经过:一家名为BrainCo的科技公司研发了一款据说能够测量到儿童注意力状况的脑环。该公司的一位天使投资人捐赠了一批到自己曾经就读过的小学,并在该学校的一个实验班使用了将近一年时间,直到事件被爆出。

事件爆出后,很多专业人士首先对产品能否真正有效监测(或提升)学生的注意力提出了质疑。因为现阶段技术条件下,即使在专业的实验室,要想测量人脑内部的某一特定电波,对于测量设备和测量条件的要求都极为苛刻,而这款产品不论其产品结构还是使用环境都比较粗糙,很难让人相信它的有效性。

此外的讨论,则集中在这种利用特殊设备监测(或提升)学生注意力的行为是否符合伦理。

“这是揠苗助长。”浙江大学科技与法律研究中心博士后郭喨对此事给出了自己的意见。他撰文写到,儿童的注意力、自控力等诸多的认知指标,是一个循序渐进的发育过程,有其特定的生理基础。通常情况下,“小学低龄学童的注意力集中时间为20分钟左右,而10-12岁的学童为25分钟,12岁才到30分钟。”

大脑内部控制注意力的部分是大脑前额叶,一个人大约到28岁该区域才会彻底发育成熟,而BrainCo脑环则试图让8岁的孩子拥有28岁的专注度。由此看来,将这种过早拔高孩子注意力的行为比喻为揠苗助长,并不为过。

面对日益兴盛的各种教育科技产品,父母们该如何选择?

随着5G技术的发展,我们将逐渐步入一个万物联网的世界。其中,各种用以量化人体指标的可穿戴设备将会层出不穷。面对这些产品,成年人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和喜好做出相应的取舍,但是处于被监护状态下的孩童与这些产品的关系,很可能引发伦理层面的巨大冲突。这次的脑环监测事件,或许仅仅是一个序幕。

科技产品与儿童教育伦理冲突的关键,既不是学校,也不是商业公司,而是每一个焦虑的家长。以该事件为例,脑环问题爆出后,当地教育局已经责令学校停止使用该产品。但是从该公司的网上商店可以看到,这款产品依旧受到很多父母的青睐。留言中,不乏为该产品叫好的声音,很多父母并不认为自己是在揠苗助长,他们觉得自己是为孩子的未来着想。窥斑见豹,不难想象将来更多类似产品出现后,父母们会如何选择。

大多数父母的这种自以为是,源自他们缺乏正确的教育理念,以及望子成龙的渴望和害怕孩子不能如(父母)意的焦虑。处于这种状态下的父母,很难做出真正理智和有益于孩子成长的选择。

因此,科技产品与教育伦理冲突的关键,不在技术和管理,而在于父母的教育观念和心态。

大多数父母在亲子关系中的典型表现是,对自身缺乏信心,但是却比较包容,对孩子则过高期待,且管教严苛。太多的父母都把自己的孩子当成一个潜在神童,而愿意将孩子当做普通人的父母则寥寥无几。

过分的渴望和焦虑,让很多父母忽略了概率和遗传的合理性。对于深陷这种不理智状态下的父母,美国加州大学心理学教授艾莉森·高普妮克(Alison Gopnik)的《木匠与园丁》一书,或许是一剂不错的解药。

艾莉森在书中指出,孩子在成长过程中,玩耍有着相当重要的作用,他们在玩耍中,会像科学家做研究一样,进行观察、假设、推理、实验和求证,通过这一系列行为,进而形成对周遭世界的因果脉络图。处在这种状态下的孩子,也对世界的可能性保持着足够开放的态度。这与需要付出主动注意力的课堂学习是两种模式。

面对日益兴盛的各种教育科技产品,父母们该如何选择?

儿童的整个成长过程,是从一种依赖性生物转变成一种自主性生物。伴随这一过程的,是孩子大脑和心智会发生深刻的变化,孩子们逐渐会从基于玩耍的学习转向以目标为导向的集中计划性学习,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且前者是后者的基础。

那些很早就开始想着提升孩子注意力的家长,本质上是在过早地阉割掉孩子的研究能力。

在亲子教育中,很多父母明显缺乏耐心,他们没有一颗愿意陪孩子慢慢长大的心,只有一颗拼命寻找捷径,以期让孩子快速“成才”的虚荣心。大多数父母在这场教育关系中,将自己当成了一个匠人,视孩子为他们手中的一件器物。他们企图借助一张七拼八凑而成且毫无根据的图纸,将自己的孩子锻造成一件“上等物件”。一旦出现了不符合自己预期的情况,他们很少去质疑自己的图纸,只会责怪“器物”出现了问题。

“爱没有目标、基准或蓝图,但爱是有意义的。”艾莉森对匠人式的管教方法如此评述道,“这个意义不是为了改变我们所爱的人,而是为了给他们提供条件,让他们蓬勃发展。爱的意义不是塑造我们所爱之人的命运,而是帮助他们塑造自己的命运;不是为了向他们展示道路,而是为了帮助他们找到自己的道路,哪怕他们所走的道路不是我们想选的,也不是我们能为他们选择的。”

父母最需要做的不是如何尽快把孩子培养成别人眼中的天才,他们的当务之急是将自己的虚荣和焦虑从他们对孩子的爱当中剥离出来,意识到自己在教育中扮演的角色更像一个园丁,首要职责是为自己尚不能独立生活的孩子提供一个丰富、稳定和安全的环境,以供他们无限发展,而不是像精心打造器物的匠人那样,去严格限制和监控孩子的生活状态,迫不及待地纠正和调整孩子们的“偏离”行为。

面对日益兴盛的各种教育科技产品,父母们该如何选择?

正在向我们走来的那个科技世界汹涌而不可阻挡,各种冠以让孩子快速成长的产品也定会层出不穷。如果父母不能从急功近利的执迷中清醒过来,科技产品和儿童教育之间的伦理冲突便不可避免。

在这场注定会愈演愈烈的危机中,过多地苛责技术和产品没有意义。父母的认识和心态才是最重要的,错把自己的虚荣心和功利心当做爱的父母,无疑会成为科技产品的开门揖盗者。而那些愿意陪孩子慢慢长大,对孩子的爱中不含过多杂质的父母,才可能成为孩子成长路上的守护天使。

面对日益兴盛的各种教育科技产品,父母们该如何选择?

相关教育文章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