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家长和企业家,都应该补上“智慧教育”这一课

前天纪念钱学森钱老去世10周年的文章里,重点提到了一个问题,也就是钱学森之问,是一个关于教育和人才培养的大问题。

很多朋友后台跟我留言,聊了很多关于教育话题的内容,今天我们就来写写这个话题吧。

我们是一个极其重视教育的国家,《学记》是世界上第一部系统的教育专著,比《大教学论》早了1700多年,其中就提到“建国君民,教学为先”。在更早的距今2700年的《管子》中,提出了“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从钱学森先生2005年提出钱学森之问之后,国家在教育方面的投入逐步加大,当然,现在也已经取得了很多成果,大量的人才持续不断的涌现出来。

但是,相对于中国的庞大人口而言,比例还是太低了。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占全球人口的1/5,是美国人口的4.5倍,日本人口的11倍。中国的经济总量(GDP)占全球总量的1/7,是美国GDP的60%,日本GDP的2.5倍。中国也是世界上在校学生最多的国家。2016年,中国高等教育在学规模有3600多万,高校在校生2700多万,高校每年录取本科专科学生700多万,均为全球第一。相对于这样巨大的人口规模、经济规模和受教育者规模,无论是科学技术成就、人文艺术贡献、还是新产品新品牌新商业模式,在中国产生的创新不是没有,确实太少。

那问题究竟出在哪儿呢?

中国的家长和企业家,都应该补上“智慧教育”这一课

我们可以试着从下边这个角度来理解。

完整的教育应该包括:

一、人格教育,塑造独立人格

二、知识教育,着重于对知识的掌握

三、思维教育,思维教育又应该包括批判性思维与创造性思维,而批判性思维中又可以细分为能力和心智模式两个层次。

如果从这个角度来分析我们现在的教育,既包括家庭教育又包括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我们重点在做的,或者说在整个教育内容中,占比中最大的是知识教育和能力教育这两项,而人格教育、思维教育,特别是批判性思维和创造性思维的教育,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前一段时间,所谓量子波动速读班的新闻被很多人嘲笑为荒诞,但是,为什么这样的培训班实际上已经遍布全国,其原理声称是运用量子波动的力量,不用阅读不用记忆,孩子在短短几分钟内,翻完一本书,就等于记住了一本书的内容,不得不令人拍案叫绝。

嘲笑之余,我们该思考什么呢?这些孩子的父母基本上都是在30-40岁之间,可以说绝大部分都接受过完整的教育,几乎也都接受过完整的高等教育,同样,他们也都处在生命的壮年期,心智模式应该已经非常成熟,但是还是会被这种高昂的培训班,低级的骗局所欺骗。

这里当然有很多问题,包括阶层焦虑、能力焦虑等等,如果仅从教育的角度而言,他们在受教育的阶段,其实缺乏了批判性思维的教育

另外一个就是创造性思维教育。我们一直以来强调,让孩子要听话,要学技能,技能代表着饭碗,包括各种具体的能力,比如速度能力、速算能力、绘画、舞蹈等等,但是,很早我们就扼杀了孩子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即使说成是能力,我们也很少注意孩子思维能力,或者说是思考能力的教育。

思维能力,在某些阶段或者说绝大多数场景下,就是运用知识解决问题的能力。及时你掌握了很多的知识,不能运用,或者说运用的层次很低,也很难发挥出知识真正的价值。

而在思维能力之上,更重要的就是人格教育,如果一个人智商很高、掌握了很多知识,又有极好的思维能力,但是,如果没有完整的人格,这样的人,反而可能会对这个社会造成极大的破坏。

最近和几个朋友聊起来,国学教育的问题,现在很多家长和学校都越来越重视,这是一种很好的现象,当然,还有不少人排斥,其实,说到底,国学教育的目标应该是什么,一是人格教育,二是思维教育,正好和我们现在的学校教育形成互补。但是,在现在这个阶段,应该如何利用好,却是一个不小的难题,我们现在的教育评价体系,基本是围绕着知识点的考核展开的,国学教育就现在而言,基本也是这个模式作为主流,这其实就成了让孩子多记住几首诗,多背了几篇文言文,多掌握了一些历史知识而已。这个问题,我想可能还要花很长的时间才能解决。

从家庭的角度而言,中国人历来都特别重视家庭教育,都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未来能有出息。

最容易出现的两个问题是:

一、觉得舍得给孩子教育上花钱,就是对孩子好了

很多家长花了很多钱给孩子报各种班,其中就包括上边说到的量子波动速读班这种类型的培训班,以及各种补习班,而且很多孩子越上这样的补习班,不但成绩没有提高,反而越来越差。其实,有时候,给孩子报各种班,是推卸自己作为父母应该承担的教育责任。孩子的成绩,很多时候是家庭问题、心理问题造成的,是因为缺失了父母的介入与陪伴,家庭的温暖导致的,这种情况下,你给孩子报的班越多,他的逆反心理越严重。

二、人格教育和思维教育的缺失

前边的文章里提到过,我们很多家长,说一套做一套,教育孩子要孝顺,要与人为善,但是自己却打心底里不信这些东西,言语和行为的撕裂,孩子都看在心里,并在精确模仿。

上边提到了,很多家长之所以被骗,是自己在受教育的过程中,缺失了批判性思维的教育。我在前边的文章里也提到过,最好的家庭教育是让孩子学会决策,学会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任。而决策本身需要有人格教育作为基础。

中国的家长和企业家,都应该补上“智慧教育”这一课

我们可以从一个功利的角度来思考一下,如果把教育作为一种投资行为,是什么决定了教育这项投资的投资回报率?

根据一些经济学家的估算结果,20世纪90年代美国教育投资的年回报率达到18%,这是一个很高的水平。到了2010年以后,教育投资的回报率有所下降,但仍然有15%,还是很高的。相比之下,股票的投资回报率在7%以下。假如你投资其他品类,比如黄金,那么回报率可能只有2%~3%。

所以,经济学家可以很有信心地告诉家长:如果你有一笔资金不知道投资方向,那么投资在孩子的教育上,这是一笔非常划算的投资。

另一些经济学家专门研究了美国高等教育的回报率。

美国读大学的学费很贵,即使美国人也觉得贵,有一些家长不鼓励孩子读大学,而经济学家研究的结果发现,美国高等教育的回报率很高,而且越是到晚近,投资回报率就变得越高。

在1963年,一个典型美国大学毕业生的平均工资,大概比一个典型高中毕业生的工资要多出50%。到后来,两者之间的差距变得越来越大,尤其在1980年之后更是加速拉大。到2012年左右,两者的差距逼近100%。

这就说明,现在美国一个拥有大学文凭的人,平均比只拥有高中文凭的人多挣了近一倍的钱——教育是很有价值的。

同样的投资条件下,决定投资回报率的无非两条,一条就是人格教育,一条就是思维教育。

除此之外,我们还可以思考一个问题,就是企业内部的教育,很多老板觉得,把很多钱花在员工的培训上,有时候就是浪费钱,即使非常重视教育的企业,绝大部分投入也都是在技能教育上。

美国很多企业每年平均为员工放假40天,送他们去参加各种讲座,而且是带薪学习。日本的很多企业也是这样。而这些讲座,绝大多数不是实用技能、实用知识的讲座。

我们先来看一段《管子》里的内容,也就是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这一段的出处:

一年之计,莫如树谷;十年之计,莫如树木;终身之计,莫如树人。一树一获者,谷也;一树十获者,木也;一树百获者,人也。我茍种之,如神用之,举事如神,唯王之门。

这一段翻译成现代汉语,大家的理解会更深入:做一年的打算,没有比种植谷物更恰当的;做十年的打算没有比培植果木更恰当的;做一百年的打算,没有比培育人才更恰当的了。种植谷物一次有一次的收获,培植果木,一次有十次的收获;培育人才一次有百次的收获。我们精心的培育人才,那么从事大业就能得心应手,这是称王天下必经的门径。

我们现在常说的:一年树谷、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出处就是在这儿,现在经常用来说明教育的重要性。其实,管理和教育是一体两面。管理是用法律、奖惩,教育是用教化,管理是调整方向,通过利益和惩罚来引导,是外力的作用;而教化的作用是让被管理者产生自发的动力。

我们现在很多企业也都非常重视培育人才,但是培育人才是个长期而且艰苦的工作,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投入财力、物力,更为重要的是领导者的关注力。培育人才的过程,也同样需要引入竞争机制、奖惩机制,更要和他们日常的工作结合起来统筹考察。让人才在竞争中脱颖而出。

中国的家长和企业家,都应该补上“智慧教育”这一课

说到底,企业教育和家庭教育的逻辑并没有太大的差别,我们现在很多企业家和家长存在的问题基本也一致,就是重视具体技能教育,忽略人格教育,企业里对应的则是价值观教育。

人格教育和思维模式的教育,我觉得可以统称为“智慧教育”,这里的智慧既包括了人格的力量,又包括了批判性思考的能力、运用知识的能力,而智慧的定义,应该是突破性解决问题的能力。

我们的家长和企业家,都应该补上“智慧教育”这一课。

相关教育文章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