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之“痛”:头戴博士学历的人,无法通过写作表达自己思想

如果说,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甚至当今很多头戴博士学历的研究生,走出社会之后,无法通过写作表达自己思想,这是一件多么令人痛心的事,这也是多年来中国高等教育亟待改革的重要一环:写作学。

大学的文科固然要研究传统中精深的、伟大的东西,但也要面对变革和回应变革的要求。就中文系来说,面对普遍缺乏修辞感的人生现状,面对充斥社会的劣质的语言材料和低劣的表达,面对这样一种可怕的状况,一个受过教育的人居然不能自如地利用合理的文体和精美的写作表达自己的思想,我们必须要作出自己的回应。写作学的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进而协助构建适应本校人才培养要求的写作中心和学术写作学程,是我们尝试作出的回应之一。

中国教育之“痛”:头戴博士学历的人,无法通过写作表达自己思想

最近,武汉大学文学院的沈闪顺利通过博士学位论文答辩,成为我国第一位写作学博士,一时间吸引了众多关注。

实际上,早在2007年,武汉大学文学院就着手申报写作学专业硕士点并于当年年底获批,2008年开始正式招生,专业定名为“写作理论与实践”;2014年4月,全国首个写作学博士点落户武汉大学文学院。

相较于沈闪全国“第一位”的头衔,其“写作学博士”的身份更加引人注目,但不少人对此产生疑问:写作作为一种工具,有必要进行研究生阶段的教育吗?对于当下大学生写作能力普遍较差的现实,写作学研究生教育又会带来什么影响?

武汉大学:大学语文教学团队的破局之策

其实,高校一直都有写作内容,该教学任务主要由大学语文课来承担。在我国,直到上世纪末,大学语文都是很多学校的必修课。

不过,其效果并不尽如人意。一方面,大学生无法摆脱“写作能力差”的标签;另一方面,大学语文课在各高校开展的情况也不尽相同。

中国教育之“痛”:头戴博士学历的人,无法通过写作表达自己思想

正如武汉大学文学院副院长于亭所说,“大学里的写作教学是非常弱的,学生的思辨能力、批判性思维的训练本就缺乏,而如何通过写作,以修辞的方式对思维加以表述,这类富有针对性的教学在我国大学教育中更几乎是零”。

比如在武汉大学,“大学语文的教学面目常年以来显得‘比较可憎’,对于学生究竟需不需要汉语语文素养和文体训练,各个学院态度各有不同,但总的来说,认同度并不高。这也反映的是国内高校对于汉语语文训练的必要性普遍持有的态度。而且,经历了中小学语文教育的学生,高考之后似乎也不想再碰语文了。”于亭说。

在国内,很多高校的语文课式微从上世纪末就开始了,2013年更是被称为语文课的“寒冬”。那一年,以中国人民大学将语文课由“必修”改为“选修”为代表,大量的大学语文课被彻底“边缘化”。

中国教育之“痛”:头戴博士学历的人,无法通过写作表达自己思想

在于亭看来,不少从事写作教学的教师缺乏理论素养和实践基础,教学内容毫无内涵,兜售的写作技巧和经验套路千面一孔,偏离写作本身的意涵和功能,缺乏品质。

在这一背景下,武汉大学文学院开始探索写作学的研究生教育。

“当时我们一直在思考大学语文教学究竟应该有怎样的突破和转化,渐渐觉得,面向高等写作和修辞交互的语文训练,或许可以成为一个生发点。”于亭说,希望通过写作学科的建设,在非虚构写作和创意写作的研究与教学探索上逐渐积累,形成具有研究品质和教学水准的学科平台。

不管怎样,从理想的角度来说,写作学研究生教育对于提高大学生普遍低下的写作水平是有一些积极意义的。“我们不断地培养这样的专业人才,他们将来要就业,从事这方面的教学和研究,也一定会展示其专业素养。”于亭表示,现在只能一步一步来,慢慢积累这方面的人才。

相关教育文章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