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31岁放弃杂志社“金饭碗”,创办教育科技公司,获好未来战略融资

在办公室见到刘颂时,他穿着简单的T恤,眼睛深炯,笑容温和。

他曾在《新潮电子》杂志社工作,薪酬不菲,工作闲适。可在31岁那年,他毅然放弃了自己的“金饭碗”,不久便开始了创业历程。

他的创业经历尤为曲折,他曾经同时做着7个创业项目,赚到过第一桶金,也背上过上百万的债款。辗转多个行业后,他最终选择在教育领域扎根、生长。

2018年,他的教育科技公司顺利完成了从技术“蓝领”到大数据“分析师”的转型,融资千万元后,获得了好未来的跟投,开启新一轮快速发展。

他31岁放弃杂志社“金饭碗”,创办教育科技公司,获好未来战略融资

元高分创始人刘颂

一个洞察换来四川学校的阅卷革命

2008年,刘颂决定离开干了8年的杂志社,很多人不理解他为什么要放弃这样一份高薪、轻松还十分体面的工作。但在他看来,这种“一眼望到头”的感觉让他觉得十分不安。

他决定出去闯一闯,离开自己熟悉的城市重庆,去到西南经济中心成都,寻觅更多的可能性。

一开始他加入了一家建筑公司做招投标,在媒体的几年练就了他超乎常人的适应能力,半年之后,他就成为了同事眼中的招标专家。

他31岁放弃杂志社“金饭碗”,创办教育科技公司,获好未来战略融资

这时,一个教育行业的机会引起了刘颂的注意。当时全国大部分省份的高考都已经采用网上阅卷系统,而四川和其他3个省份仍旧是传统的手工阅卷。

他觉得,这一定是个机会。于是说干就干,他很快组织起了团队,成立公司——元高分。

对于从小就接触电脑,算得上中国互联网第一批原住民的刘颂来说,这件事的技术壁垒并不算高,他们很快就开发出了线上阅卷系统,准备为成都的学校做网上阅卷服务。

在当时,电脑还没有走进千家万户,学校老师对于网上阅卷这件事接受度并不高。因此在项目推广前期,刘颂和团队做得相当吃力。

“很多事情你怀着美好的憧憬跨进去,但进去之后才发现事情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个样子。”他说。

在自己不断游说下,成都市成华区有了第一批敢“吃螃蟹”的学校,与刘颂创立的元高分达成了合作,并以49中和双庆中学作为试点。

他31岁放弃杂志社“金饭碗”,创办教育科技公司,获好未来战略融资

老师网上阅卷

网上阅卷的第一步是培训老师,对于一些年纪大的老师,刘颂近乎要去到办公室请他们到机房去学习电脑阅卷,并手把手教他们操作。

开始的每一步都异常艰难,但渐渐的,大家发现以往要用一星期才能改完的试卷,现在大半天就能搞定,学校的老师们也就离不开这样高效的阅卷方式了。

同时,对于学生而言,网上阅卷对于考试成绩的评判也会更加公平。老师看不见前后题目的评分,也就减少了老师的主观印象对阅卷的干扰。

在服务好成华区的学校后,刘颂很快又与锦江区、金牛区的各大学校建立了合作关系,但这时候,一次不小的失误让刘颂狠狠摔了个跟头。

在某一所学校的大考中,阅卷结果出现了一些学生没有分的情况。在进行检核后,刘颂发现,电脑阅卷都是打正分,但一些试卷出现了减分。一些老师仍旧习惯于打减分,以致于有的学生分数统计为零。

焦灼的老师们把刘颂的团队围得严严实实要成绩,最后教育局出马才平息了这场混乱。

他31岁放弃杂志社“金饭碗”,创办教育科技公司,获好未来战略融资

阅卷这件事看似简单,但包含不少细节。老师怎样去培训,怎样去矫正复核阅卷结果,阅卷质量如何监控,如何让老师保质保量地去完成阅卷……

“网上阅卷的技术壁垒不高,但很考验在不同情形下,团队应变能力,没有人敢拿正式的考试来试错。”刘颂说。

在那次阅卷事故后,刘颂便要求团队雷打不动地做阅卷复核,每一个阅卷组都会配一个组长,协调阅卷的正常进行。

元高分这个项目开始推进缓慢,但随着团队业务能力的提升以及对学校需求的深入了解,刘颂几乎打下了这个市场的半壁江山,成功掘到了创业的第一桶金。

同时经营7个项目后,他遭遇创业重创

沉稳的性格,深入的洞察力很快让刘颂吸引到了不同领域创业人的注意,纷纷要拉他“入伙”。

其实在大学时期,他就尝试过自主创业,在电脑刚刚兴起的时候,他和一个大叔合伙开电脑游戏室,那时他每个月生活费500元,可通过这个游戏室,他每个月能赚1500元,在当时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而在元高分进入发展轨道后,刘颂对于创业这件事,放得更开了。

他一口气同时经营了7个项目,而且来自完全不同的行业。压力管道加工厂、机电设备公司、建筑公司项目……

在2012年底,他和朋友还投资了一所成都的医院,在大家都是跨行,不懂业务的情况下,他们承包下了医院的妇科。

可让刘颂没想到的是,一场危机正向他们袭来。

他31岁放弃杂志社“金饭碗”,创办教育科技公司,获好未来战略融资

他投资的医院因为违规刷社保,被社保局取消了刷社保卡的资格,又因为违规打广告,被取消了广告宣传的资格,医院门可罗雀,去看病的人越来越少。

眼看医院快倒闭了,刘颂决定再搏一搏。这个项目他投资了近200万,都是自己借来的钱。

成都本地人不来看病,他就去医疗相对落后的地区拉病人。他从元高分教育公司抽出部分资金,借了一辆车,带上医生、护士、以及基本医疗设备去到藏区拉病人。

可刚进藏区,刘颂一行人还没开始高原反应,车却先出了故障,他们在藏区开着车,走走停停,最后也没拉回一个病人。

医院垮了,刘颂把医院管理者告上法庭,最后僵持14个月的官司赢了,钱却打了水漂。

2013年是刘颂36岁的本命年,可就在这一年,他背了一身债,而其他的几个项目也不温不火,根本填补不了这个“大坑”。

他31岁放弃杂志社“金饭碗”,创办教育科技公司,获好未来战略融资

从教育技术“蓝领”到大数据“分析师”,获好未来融资

投资失败后的刘颂痛定思痛,决定要踏踏实实,专注干好一件事。他退出了其他行业的投资,完全回归教育科技事业。

此时,随着电脑与互联网的普及,他的元高分在四川考试阅卷服务上,已经迎来了众多竞争对手。

在强劲的竞争环境中,一本名为《大数据时代》的书彻底改变了刘颂的经营思路,为他和元高分打开了新的局面。

“在以前,我们就是技术‘蓝领’,把数据采集出来,交付给学校就好了,没有想到去对数据做进一步分析,但看了大数据的书,才发现这种数据是极具价值的。”刘颂说。

在意识到数据的价值后,刘颂带着他的团队开始从教育技术“蓝领”转型为大数据“分析师”。

他们会根据每一次的考试数据,针对学生、老师、以及学校,分别提供不同的数据分析报道。

他31岁放弃杂志社“金饭碗”,创办教育科技公司,获好未来战略融资

元高分数据分析报告一览

通过这样的数据分析,学校能整体分析升学率,以及老师上课成效等指标。

老师可以看到学生在哪些知识点掌握不足,自己教的学生在哪些方面有所进步,哪些方面退步了。

学生则可以清楚了解目前的能力短板,以及考试成绩在全省的一个大致排名。对于面临升学的学生,元高分的大数据还能根据他们自己擅长的科目,给他们推荐适合的大学。

“在我们看来,教和学是不同的,以前我们总是重视老师教学生的过程,但学生具体学得怎么样,在学习的过程中有哪些收获,却很难去仔细评估,而通过大数据,我们可以实现。”刘颂说。

他31岁放弃杂志社“金饭碗”,创办教育科技公司,获好未来战略融资

元高分数据分析报告一览

在转型“大数据分析师”后,刘颂和团队每隔一两个月,就会去和一些教育专家沟通,逐渐累积起了对于这个行业的深入认知,从而可以从产品的角度,提供相应的教育服务。

2018年,刘颂的元高分完成了千万Pre-A轮融资,教育行业的巨头好未来也果断进行战略投资,并与元高分建立起长期的合作。

“融资的核心逻辑源于数据的价值,好未来想进公立学校,他们擅长内容,而我们擅长数据分析。”他说。

目前元高分已经与400多所院校达成了合作,好未来也有意向对元高分进行又一轮投资,但目前元高分不会急于去扩张,而是仍旧深耕在川内,采集数据。

“学生相对集中的高密度数据相比散在全国的学生数据更有价值。受好未来影响,我们现阶段也觉得做强比做大更重要,先让自己的实力更强,复制也会更容易一些。”刘颂说。

他31岁放弃杂志社“金饭碗”,创办教育科技公司,获好未来战略融资

在以往每一次的行业转换的过程中,刘颂都会“脱层皮”,因为要不断在新的行业中努力寻求自己的定位,但最终在教育创业这件事上,刘颂渐渐找到了正确的节奏。

创业这几年,刘颂还有一个比较大的收获——通过坚持跑步让自己的体重从200斤减到了150斤,“创业是场硬仗,身体虚胖,精力就会跟不上。”他说。

每个在路上的创业人或多或少都会遇到迷茫、诱惑、瓶颈,但只有遇到那件笃定的事,才能真正所向披靡,去干掉所有难题,最终让自己安下心来,忙碌却又每天都充满希望,干劲十足。

他31岁放弃杂志社“金饭碗”,创办教育科技公司,获好未来战略融资

刘颂分享元高分项目

“从2009年开始,一步步看着元高分长大,现在它已经10岁了,这是一种养孩子的感觉,我想把它养得更大更好,能在教育行业最大化实现它的价值。”在采访的最后,刘颂说。

现在,刘颂每天早上7点半都会准时出现在星巴克,买他们开门的第一杯咖啡,开始自己忙碌又充实的一天。

相关教育文章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