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读妈妈》直击教育痛点!陪读出来的是“精英”还是“巨婴”?

7月1日,中国浙江卫视播出了一档名为《陪读妈妈》的电视剧,由梅婷、许亚军、邬君梅、胡先煦、张兆辉、曾黎、郝洋等人主演,在苏州、上海及温哥华三地实景拍摄,以几位不同身份的陪读妈妈为视角,讲述了温哥华留学生家庭父母与子女间的成长故事。

  梅婷,剧中饰演李娜,本是一家化妆品公司的董事长。因儿子在温哥华上学参与校园霸凌,不得不放下国内的工作,前往加拿大成为了一名全职的陪读妈妈。

在陪读的过程中,她遇到了种种现实困难。中西文化的冲突、对新生活的不适应、与儿子的相处出现矛盾、异地分居与丈夫感情不和、国内事业不断失控……

与此同时,她还遇见了其他三位陪读妈妈。她们在陪读的过程中,一起寻找着最佳的生活状态,以及与孩子、丈夫的相处方式。

  “陪读”话题剧,

戳中当代家庭教育痛点

温哥华,素有“妈妈村”之称,陪读妈妈是一个群体,是一种现象。现在,中国很多家庭选择了妈妈陪孩子到温哥华读书,爸爸留守国内继续挣钱的中国式移民的生活方式。

《陪读妈妈》这部电视剧戳中了当代家庭教育的痛点,揭露出家长们十分关心的“陪读”这一热点话题。

  现如今,许多家长不仅在孩子出国留学的时候陪读,中考、高考、考研,甚至在孩子上幼儿园的时候,家长们都想要选择陪读,深度参与孩子的学习成长。

其实,陪读的现象在古代就有。只不过,那个时候,不是由家长们来陪读,而是有专门的书童来陪伴读书人。

陪读的书童与读书人年龄相仿,常常负责整理书房、购买书籍、照顾读书人起居等,甚至能与读书人一起学习。

而现在,陪读这件事情基本上是家长们来完成的。不仅是父母,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等都有可能进行陪读。全家齐上阵,只为孩子能够更好地读书学习。

究竟该不该陪读?应该如何陪读?这些也成为家长们一直以来思索、争论的问题。

“陪读”分三阶,你家处于哪段?

第一阶:孩子做作业,家长身旁督促指导

孩子在家里做作业,家长总会担心孩子注意力不集中、写作业效率低下、不会做的题目太多。

于是,家长就选择坐在孩子身旁,看着孩子做作业,一方面在孩子想要做其他事情时督促孩子先以作业为主,另一方面也可以指导孩子的学习。

去年年底,中小学人工智能教育平台阿凡题发布了《中国中小学写作业压力报告》。

报告显示,91.2%的家长有过陪孩子写作业的经历,其中每天陪写的家长高达78%。并且,孩子年级越高,家长陪写作业的时间就越长。

第二阶:孩子上课外班,家长全程陪同

在家里陪孩子写作业,是最基础的陪读,毕竟不会经历日晒雨淋。

有些家长则会将作业陪读升级为课外班陪读,不仅负责孩子上下课的接送,而且当孩子在课外班上课时,家长会全程在教室门外等候,或者走进教室和孩子一起听课。

前几天,有报道称,许多老人在高温天里动辄坐上一个小时的车陪孙子孙女上课外班。这些苍老的身影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奶奶陪读团。虽然酷暑难耐,但有老人表示:“我还走得动,孩子长大学习好就好了。”

  第三阶:孩子读书到哪里,家长跟到哪里

最高阶的“陪读”表现为:家长跟随孩子到其他地方读书。

从偏远地区到学校附近,从农村到城市,从国内到国外,家长为了孩子们能读上更好的学校,不惜租房、搬迁,甚至分居。

在距离被誉为“亚洲最大高考工厂”的安徽省六安市毛坦厂中学仅一墙之隔的粮油店里,聚集着一个特殊的群体:陪读老人。他们默默守护在小辈身边,生活艰苦,只因为不愿让孙辈走上自己的老路,挣扎在社会底层。

电视剧《陪读妈妈》中的留学陪读也属于这一种。妈妈们放下自己的事业,远赴重洋来到孩子身边,为了孩子能更好地学习。

陪读,陪出了“精英”还是“巨婴”?

家长陪读,说到底是出于对孩子的爱,希望孩子在未来有更好的发展。陪读,的确是一种让家长们实现愿望的方式,但也存在着一些不可忽视的弊端。

三年旁听3000多节课的妈妈

武汉市第六十四中学这几年实行了“开门办学、推门听课”的家长督学政策,每位学生的家长每月至少会到学校听一次课。

家长代继华是其中“最资深”、听课最多的一位。三年来,她旁听了3000多节课。她会监督儿子、纠正他上课“打野”,会记下重点知识,会观察同班学霸们的学习方法、向他们取经,回家后再和儿子探讨。

她也会认真听课,为儿子树立榜样。在她的努力下,成绩原本处于年级中下游的儿子小华,后来成绩已然稳居年级上游。

陪读楼里的家长们

永州人张仪兰陪儿子在长沙读书已经8年了,从他小学一年级到初二。

每天早上做好早餐把孩子送出门,张仪兰就去菜市场买菜,回来把该炖上的汤炖上,搞好卫生,就坐在电脑前逛家长论坛及各个培训机构的网页。

晚上儿子放学回到家,她要把一天中获取的信息提炼成重要的几句话,在有限的母子交流时间里说给儿子听。

张仪兰说,她和儿子住的这栋楼被家长们戏称为“陪读楼”。晚上隔壁如果有很大的电视声,就会招致家长投诉,说是影响孩子休息。家长们就这样小心翼翼地为孩子减轻生活上的负担。

家长陪读纵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升孩子的学习效果,但是,也有可能造成孩子在人际交往、生活自理等方面的能力缺失,养成好逸恶劳的不良习惯。

3年里一个好朋友也没交到

“我有个同学妈妈高中陪读了3年,她一放学就回家吃饭,不像我们都是成群结队地奔向食堂,结果她3年里一个好朋友也没有交到。”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赵敏雅表示,“陪读的时间太长,孩子就很难交到好朋友了。”

家长陪读会让孩子远离集体生活,减少与同学沟通、交流的机会和参加集体活动时间,使他们难以融入集体,久而久之,孩子会容易变得孤独、封闭。

  生活能力不及格的学霸

陪读时,有些家长会不让孩子接触家务劳动,剥夺了孩子自我锻炼的机会。这样,孩子就会对家庭产生依赖,降低生活自理能力。

一些学生大学毕业后仍然难以生活自理,处处想着依赖他人。这样实际上是不利于孩子成长的。

陪读妈妈徐女士说,有时候自己几天不在,发现儿子的卧室脏衣服堆成山,连袜子他都懒得去洗。

“陪读如果拿捏不好度,让孩子养成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不良习惯,岂不反而害了他?”她担忧地说。

被“陪读”割裂的家庭关系

除了给孩子能力锻炼带来的直接影响,陪读也有可能因为更多家庭问题的产生而给孩子带来间接的负面影响。

高层次的陪读,例如留学陪读、异地陪读等,会影响到家庭原有的生活状态。许多家长会在感情、事业、经济等各方面产生新的问题,由此产生焦虑。

当家长在陪读过程中把这种焦虑传染给孩子,反而会影响到孩子的正常学习与身心健康。

家长“陪读”有技巧

是否选择“陪读”,选择什么层次的“陪读”,家长们还需要根据实际情况权衡利弊。如果家长们最终决定“陪读”,那么,也是有一些小技巧的!

减负,而非施压

一些家长在“陪读”时会反复叮嘱孩子:“你一定要好好努力、认真学习,不然你就对不起我们在你身上下的功夫。”殊不知,这样的施压会压抑孩子的学习情绪,严重的话,孩子会产生逆反心理。

实际上,当家长在孩子身边“陪读”,给予孩子各种各样“爱”的照顾时,无需家长多言,孩子自身就会产生这样的想法,觉得自己如果不努力学习,就对不住家长的付出。当孩子成绩不佳时,他们就会产生更大的压力。

这时,家长们要做的是更多地开导孩子,而不是一味埋怨;为孩子减负,而非施压。

亲情互动,而非加剧矛盾

有研究显示,75.79%中国家长和孩子因为家长陪写作业而发生过矛盾。

  去年年底,大连一对父子因为学习问题双双从5楼跳下。儿子在大连一所高校念书,父亲则从老家来大连陪读。因为儿子的学习问题,父子俩产生了矛盾。

事发当日,父子俩再次因为学习引发了争吵。激烈之时,父亲从5楼坠下,儿子见状也随之坠下。幸运的是,他们所在公寓的4楼伸出一块平台,这对父子均落在了4楼的平台上。

陪读原本是家长担心孩子、与孩子进行亲情互动的很好的机会,如果将这种互动演变成矛盾的加剧,就背离了陪读的初衷。耐心、静心、平常心,是家长们在陪读中需要保持的。

既要“陪”孩子,也要“读”孩子

陪读陪读,既要“陪”孩子,又要“读”孩子。遗憾的是,许多家长都注意到了“陪”,而忘记了“读”。

36岁的谢佳每天不得不在两种身份之间来回“穿越”:白天,她是一家国企的中层、办公室副主任;下班后,她成了5岁女儿的同桌,陪女儿上各种课外培训班。

可是,她这种辛苦并没有收获女儿很好的学习效果。她曾经一年给女儿报了7个兴趣班,如今只剩下了3个。

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牺牲那么多时间陪孩子,孩子却在各个班上都表现得很一般。

实际上,这位母亲在陪读中忽略了“读”孩子的过程。她不知道孩子的兴趣究竟在哪里,也不知道孩子是否愿意让她这样陪读。

家长在陪读的过程中,“陪”孩子容易,“读”孩子则需要进一步的思考与付出。既“陪”又“读”,了解孩子心里的真实想法,才是陪读正确的打开方式。

家长们,您是否有过陪读的经历?关于陪读,您怎么看呢?

相关教育文章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