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科技:一个全球新机遇

“放牛班的秘密花园”原创出品

作者:Emmanuel Nataf 译者:Sail2008

教育科技:一个全球新机遇

81.5亿美元。这是全球投资者2017年前10个月在教育科技公司上的投资总额。

在过去,教育很简单:一间教室,一块黑板,一个老师,还有多张桌子。而今天,学生能在线练习英语,通过网站入口上传家庭作业,在3D沉浸式环境下学习化学——这就是教育科技的崛起。而没有哪个地方教育科技产业的快速崛起能与亚洲相比了。

根据高盛集团的数据,2016年中国教育科技公司接受的全球投资上升到12亿美元——深度剖析这一数据,我们会发现,这是2014年融资总额的三倍多,与Lyft【译者注:Lyft是美国一家打车类应用。】最近一轮融资数额相当。可以进一步预期,中国教育科技产业的年增速将达到20%,Google和KPMG联合发布的一份报告估计,印度在线教育市场未来四年将增长6倍多,达到19.6亿美元。到2020年,整个亚太地区预计将占据全球教育科技市场54%的份额。

教育科技:一个全球新机遇

当然,你不能总相信未来估值。但构成其未来估值的基本要素是令人信服的——它们扮演了推动亚洲教育科技提速的重要角色。

产品的购买欲望

这实际上是个数字游戏。亚洲教育体系在全世界是最大的:在亚洲的十二年制学校里有超过6亿在册学生,这一数字完爆美国同等学制在册学生的数字,两者相差一个数量级。亚洲的年轻人比世界任何其它地方都要多。印度尼西亚有6,700万年轻人(从10岁到24岁),这个数字位居世界第三,仅仅排在中国的2.69亿和印度的2.56亿之后。

教育科技:一个全球新机遇

这一绝对潜能的形成,靠的是亚洲庞大的人口基数给教育带来的人口红利。正如“EdTechXEurope 2016”联合创始人Charles McIntyre所指出的,投资儿童未来的强烈愿望和被名校录取的压力,导致人们愿意在教育服务上花钱。IBIS资本预测,到2020年,中国课外辅导市场将从500亿美元上升到900亿美元。再说说新加坡,这里的父母在孩子教育上的花费每年高达70,939美元,几乎是全球平均水平的两倍。

在这个以教育为中心的环境下,尤其是亚洲的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MOOC)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亚洲正变得更具全球思维,这一点在中国尤其明显。英语学习教育平台的数量不断增长:中国有3亿人在学习英语。总部位于台湾的Tutor Group(2016年更名为iTutorGroup)是全球最大的英语学校教育平台,拥有能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佐治亚大学比肩的学生总数。而与此同时,VIPKID则为5到12岁的学生提供视频英语辅导课,专注于儿童早教市场(由于中国新两孩政策的执行,这一市场也蓄势待发)。

政府的强力支持

中国政府有个目标:其第十三个五年规划力图完全实现中国教育体系的现代化,这意味着最起码国家政策要有利于实现该目标。仅在2015年,中国政府在教育科技创业企业上的投资就达到了创纪录的10.7亿美元。它宣布到2020年时在教育科技领域(不限定在创业企业上)的总投资将达到300亿美元,同时致力于提供十二年制义务教育,未来三年里使学生总数与计算机数量的比例达到6:1。

教育科技:一个全球新机遇

在印度,未来教育政策非常强调数字化,政府一直在推行“数字印度”和“技能印度”这类国家项目,致力于普及数字技术。马来西亚2016年也宣布小学将开设编程课程,同时一份由Ernst 和 Young联合撰写的研究报告指出,东南亚政府在私有经济领域的法律规定对外国投资特别友好,鼓励增加外国投资。

当科技创新遇上有技术能力的国民

单纯提人口规模的话,亚洲的确具有优势,但如果许多人无法接触到科技的催化剂之一——互联网,那么这种优势就几乎没什么意义了。但这种情形正迅速发生改变。

中国最近刚刚迈过50%这一门槛,更精确地说,如今其总人口中的53.1%已来到线上,相当于有7.31亿中国网民。正如Jon Russell指出的,这几乎与整个欧洲的总人口相当。未来几年这一数字预计还将进一步跃升。接着该东南亚令我们大声喝彩了:一个由Google合作撰写的报告预测,到2020年东南亚将有4.8亿人能够接入互联网。

这真是个好消息,亚洲教育科技产业正锐意创新,跨进热门科技行业领域,比如游戏业,以及未来的VR和AR行业。网龙公司(NetDragon)是一家中国移动游戏开发商巨头,也是致力于涉足亚洲教育科技市场、实现教育“游戏化”的众多公司之一。它收购了全球教育科技公司“Promethean World”和“JumpStart”,后者是K-12教育产品的提供商。教育与科技的成功碰撞,其前景充满各种可能性。举例来说,与Reedsy合作发起#WriteBecause运动的慈善组织Room to Read,正与Google.org合作成立一个平台来提升印度尼西亚的读写能力,其实现方式是通过数字平台增加印尼语儿童读物的数量。

“在接下来的五年里,越来越多的老师将能通过自己的移动设备获取有价值的在线资源,借此改善课堂教学和学习及其自身职业发展,”Room to Read的战略拓展总监Joel Bacha说。“此外,在如何打破数字鸿沟、引入各种方法将科技运用在离线环境下等方面,还有更多要学习的东西,这在世界的许多地方还是个非常现实的问题。”

资本的涌入

大多数投资者都在密切关注亚洲教育科技的发展并采取行动,这一点也不奇怪。

从高盛集团到印度的Times Internet,主要外国投资机构正进入这一市场,将资本输送进该区域以支持教育科技。例如马克•扎克伯格的投资基金,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 (CZI),正将教育科技作为其投资的优先考虑。CZI想要帮助实现全球教育的数字化,它在亚洲支持的首批创业企业之一是印度MOOC项目Byju’s, 用其创始人自己的话来说,该项目力图实现教育的“迪斯尼化”。

从小米到百度,中国科技巨头也在想方设法进入变化中的教育科技竞争格局中。腾讯重磅投资中国首家十亿美元级的教育科技独角兽企业“猿辅导”(Yuanfudao),而阿里巴巴集团则是iTutorGroup2015年一轮总额2亿美元的融资中的投资人之一。由于中国教育科技产业在创造独角兽企业方面展现出特别的能力,我们可以预见投资者将兴趣大增。根据Metaari的数据,2017年前10个月融资规模超过1亿美元的16家公司中,有七家都在中国。

结论

融资成功未必就此一帆风顺了。销售周期长是教育科技产业不同于其他行业的地方。一款能更好地改变学生教育状况的产品,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来测试、销售和完善。而本地化也是亚洲创业企业向多个市场拓展的一大挑战,因为对某个国家教育有帮助的产品,越过其国界则未必有用。但随着资金的持续注入,和人们逐渐接受教育科技,不难看出亚洲教育科技产业的上涨趋势。

教育科技:一个全球新机遇

本文编译自TechCrunch网站2018年1月19日的一篇文章。

放牛班的秘密花园

聚焦创业创新、青少年成长、创新教育

相关教育文章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