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岁,我给亲妈上性教育课

22岁,我给亲妈上性教育课

题图摄影丨Alina Vilchenko

图片授权基于丨cc0协议

文丨春丽

来源丨娱乐新青年( iiiquan )

最近我妈来看我,撞上我正在追《权力的游戏》第八季,

这个“不巧“搞得我们俩都不太愉快。

她觉得《权利的游戏》太黄暴,然而我看的其实已经是删减版了。上学时期,我的爸妈就被公认是非常开明的父母。

可即便是这样的他们,也曾经回答过我:“你是我们捡来的。”

在青春发育之时,也“威胁”过我:“如果你早恋,就别回家了。”

甚至是我成年之后,谈起「性」这个话题,他们依然面露难色,羞于启齿。

我们这代年轻人的性教育,实在是太欠缺了。

22岁,我给亲妈上性教育课

01

以为“有”是错误,但“没有”是万恶之源

在写这篇文章之前,我分别去和有无性生活的朋友、熟人深谈了一下。其中一个朋友的回答,让我印象深刻。

当我问她:你觉得咱们这届90后的性教育怎么样?她说:很差。非常差。

我还没来得及回复她,她就又发来:

22岁,我给亲妈上性教育课

“性启蒙那部分,不敢问家长,自己还好奇,结果害了很多人。因为没法问,会挨骂。我就是代表。”

高考之后,她刚刚成年,就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当时喜欢的男孩。这份付出让她激动,却并没留下多少愉快的回忆,从始至终都被担心和恐惧所包裹:怕出丑,怕后悔,怕受伤。

22岁,我给亲妈上性教育课

因为性教育的缺失让她从来都不认为:「性」这件事情发生的前提是满足和取悦自己,而非他人。

甚至她的父母曾经灌输给她「没有第一次,你就不珍贵了」的观念,以至于她之后每一次谈恋爱,都带有自卑心理。

让我更难过的是,她现在那种无所谓的态度——“反正我已经没有了第一次,所以不重要了。”

小时候父母对她所谓的保护,用力过猛,甚至连原本该有的教育也都避之不提,连带可能造成的伤害都一并舍弃,

这反而对「性」无知又好奇的她留下了阴影,更别说留下美好回忆了。

22岁,我给亲妈上性教育课

性教育缺失不仅造成了部分人对性过于开放的极端态度,还有让人形成了另一种对性更加不正确的认知。

这是一种不平等,更是一种偏见:“婚前就有性生活的人,都是脏的。”我实在是比较震惊。

都2019年了,竟然还有年轻人有这样的思想。

可以传统,可以保守,但是没有必要看不起。

当我问他怎么看待90后的性教育时,他说:“我觉得父母说的没错,干净的女孩从来不会婚前就和别人发生关系。”

22岁,我给亲妈上性教育课

这样的回答看似不可思议,却依然真实地根深蒂固在某一部分人的思想中:

只要讲起「性」,能想到的就只有生育;仿佛不是以生孩子为目的所发生的性关系都是禁忌一般,不得提起。

很多在酒桌上大肆讲黄色笑话的人,在性教育上,却裹足不前。

就好像张北川曾经说过的那句话:“在我们的性文化里,把生育当作性的目的,把无知当纯洁;把愚昧当德行,把偏见当原则。“

22岁,我给亲妈上性教育课

小时候的性教育缺失,让这一代年轻人吃了不少“苦头“——

有的因为好奇去尝试,结果做了后悔一辈子的事情;

有的因为禁锢式教育,而一直对「性」这件事抱有偏见,

无法享受,更无法从中获得快乐。

原本应有的正当权利,被冠上「为你好」的头衔,然后莫名奇妙地剥夺了。

无力又可悲。

02

这届年轻人,都是“自学成才”

我在知乎看与性教育相关问题的时候,看到一个答主说自己18岁之后,有次和父母一起看《动物世界》,

节目演到动物交配的场景时,爸妈立刻换了台。那一刻他才懂,我们这代人性教育的缺失,并不仅仅是父母的性知识匮乏,更多是因为在他们眼中,根本不存在「性教育」这个概念:

“为什么要给孩子性教育?

长大了不就很自然地懂了吗?

现在知道这么多干什么?“

22岁,我给亲妈上性教育课

可是事情的发展哪会这么顺利。青春期的孩子原本就叛逆,越是不被允许的事情,他们越是好奇,会更想要去试一试。

尤其是现在这个科技、网络发达的时代,想了解什么搜索一下就全都有了。

用我朋友的话来说:“要是这种自学程度能真正用在文化课上,那真是北大清华的校门都要被踏破了。”

然而在城市长大的孩子,没有接受过家长和老师的性教育,还有机会可以自己去掌握。

那不是很发达的地方的孩子呢?

就很难说。

尤其是一些消息闭塞,本身思想就有些落后的地方,可能上一代人扭曲的言行都会反映在孩子身上,更难说如果没有性教育,他们的行为和价值观会不会歪。

毕竟原生家庭对孩子的影响真的太大了。

22岁,我给亲妈上性教育课

方刚是一位性教育专家,从事性教育已经十年多了。有一年他带班的夏令营上,有个女孩子开学之后谈恋爱了。

老师把她妈妈叫到学校,结果这位妈妈却向老师分享了自己女儿学习性教育的过程,并且替女儿说话:“她可以处理好恋爱的关系,我们应该相信她。”

这是很多家长都做不到的一点。

他们宁愿相信性的坏,都不愿意相信自己孩子不会学坏。

后来这位妈妈和方刚老师说,自己的女儿从恋爱到分手,都做到了自主、健康、责任,学习也没有受到影响,更没有留下任何创伤。

听起来虽然像是「别人家的孩子」,但是这样自律、有分寸的孩子稀少,

大多都是因为「别人家的父母」也少见。

22岁,我给亲妈上性教育课

一个街头采访中,一位外国小哥向国内孩子提问:“在中国,你们是如何解锁性知识的?“

90%被采访的年轻人,答案都是:

靠网络、影片自学。

然而影片能教的,都是片面的;

网络授予的,也都是不系统的。

从来没有受过官方正式性教育的年轻人,反倒是受了父母对「性」难以启齿的影响,最后都是只能闭着嘴,靠自我猜测和网络搜索来解决困惑。

其中一位被采访的男生就分享了自己的真实经历:第一次有反应的时候,还以为是自己生病了。

22岁,我给亲妈上性教育课

这样的自学非但成不了“才“,甚至可能连最基本的疑惑都无法解决,更别提原则上的问题了。

毕竟,

“性教育不是单纯的性生理教育,

还有性别平等、人际关系、亲密关系的教育。“

03

你嫌性教育太早,没人嫌你孩子年纪太小

昨晚,《素媛》改编的真实案件中的罪犯长相被曝光,上了热搜,讨伐声满满。

他刑满释放,可是受伤的那个女孩子呢?

长大了,但是小时候的阴影一直都在,伤痛更是。

性教育被一代又一代的羞于启齿而耽误。用方刚老师的表述来说,一直处于调情阶段——

说要做,但是从来没做到过。

可是坏人对孩子的伤害却从来未停止。

不知道你们上小学的时候,有没有在学校周围遇到这样的人?

穿风衣的暴露狂。可是遇到变态的孩子们,却会因为不知道该如何表述,而放弃了把这件事告诉家长和老师。

22岁,我给亲妈上性教育课

甚至如果坏人选择用“委婉“一点的方式,有的孩子会根本分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更别说意识到自己受到了侵害。

性教育的缺失让他们只会害怕,却不知道用什么方式给自己保护。

哪怕是面对陌生人的骚扰,除了愣在原地发呆和憋屈地愤怒外,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22岁,我给亲妈上性教育课

22岁,我给亲妈上性教育课

我朋友因为家人是职业教师,所以从小受到的教育相对其他家庭而言,可以说是更多更完整。

可是前几天晚上她在楼下等她爸的时候,

路过了几个农民工,对她喊了一句“多少钱“,喊完还一顿笑。

这时候她爸就在离她60米远的地方。

听到后她说不出话,仿佛定格在原地了似的。直到她爸走过来问怎么了,她还是没有说话,转身上楼回家了。

后来她和我说:“我生气。但我更难过的是自己只能沉默。“

而让我感到悲哀的是,同样缺失性教育的我,

当朋友说出这段经历的时候,我却连安慰她的方式都找不到。

22岁,我给亲妈上性教育课

拒绝让孩子过早的接受性教育,只会让他们收到更多伤害。家长说着“等你长大后再说“,

可是坏人不会等你孩子长大后再来找他,甚至在他长大之后也不曾放过。

性教育缺失的受害者,还是女性居多,

因为从生理上,女性不可否认的是弱者。

根据国家人口计生委科学技术研究所,在 2013 年发布的一组数据显示:

中国每年人工流产的数目有 1300 万人次,居世界第一位。

这些人工流产的总数中,25 岁以下的女性约占一半以上,

大学生甚至成为人工流产的主力军,低龄化人群增多。

而且直到去年的8月18日,根据国家卫健委的介绍:

经过五年时间,我国近年来人工流产依然数量大,每年约900多万例。接受人工流产手术的女性中低龄者、未育者占比大,重复人流比例高。

虽然人流数量下降,但是低龄化趋势依然严重。

22岁,我给亲妈上性教育课

尝试「性」的孩子越来越多,可是家长老师对于他们的性教育依然无法开口。

以为不提起就是保护,但结果却是适得其反,伤害了他们。

04

如果真的有长长的望远镜,

请教孩子用它看星星

看过一份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害案件的统计分析报告,未成年参与实施的性侵害犯罪问题凸显。

在统计的340个案件中,

未成年人实施的性侵害案件有42件,占案件总数的12.4%;

而这其中有24件是共同犯罪,占到了该类主体犯罪案件数的57.1%。

这个相当不小的比例,让我们不得不反思。

伤害已经有了,为什么还是不能堂堂正正地性教育?

难道会比这些案件、经历,对孩子的伤害更大吗?

《完美陌生人》中有这样一个情节:

妈妈在女儿的包里发现了避孕套之后大怒,并且给女儿下了门禁:不允许她再出门。她溜了出去,还给爸爸打电话要求外宿,因为如果不外宿的话,她的男朋友有可能会生气。

可爸爸接电话的时候,正在玩「通话免提」的游戏,了解了女儿的想法之后,虽然也觉得尴尬,但还是很耐心地讲了一段话:

“这是个重大时刻。你之后一生都会铭记,这不是那种明天和朋友的谈资。

如果你之后回想起来,无论你什么时候想起,都能让你笑起来,那就去做吧。

但如果不想,或不确定,那就先算了。

因为你还有大把的时间。”

22岁,我给亲妈上性教育课

挂了电话后,这位父亲又对孩子的妈妈说:

她包里的避孕套,是我给的。

尽管女孩收到的时候也觉得尴尬至极,爸爸给的时候也是什么都没有讲,但我想女孩能在和男朋友发生关系前,能给爸爸打电话如实讲出,也许都是这个避孕套的功劳,或者说父亲的举动,让她感到自己有一个可以安心诉说「性」想法的大人,有足够的安全感;

虽然这位爸爸没有说什么大道理,却让女孩知道了该如何保护自己。

你看,性教育其实真的不难。

22岁,我给亲妈上性教育课

其实比起不好意思性教育,更多家长是不知道如何去教,甚至自己对性也是不太明白的状态。可为什么不能和孩子一起去学呢?

陈见说性互联网视频品牌创始人说过:

“人从一生下来就是有性的,而且性始终伴随着我们每个人一生。性教育的第一原则就是性的教育一定是越早越好,第二原则就是性的教育,一定要持续终生。“

22岁,我给亲妈上性教育课

荷兰一直是全球性教育的范本。儿童从6岁开始,就会受到生育知识到恋爱、避孕与人际关系处理的一系列教育。

瑞典也是从孩子7岁起,就不断对其进行性教育。

这样做法的结果,不仅没有像国内家长想的那样,对孩子造成不好的影响,反而还降低了女孩早孕的概率,荷兰虽然允许12岁即可发生性行为,可未婚先孕的比率是全欧洲最低的。

22岁,我给亲妈上性教育课

性是人的本能,虽然谈不上高尚,但不一定就是什么下流。

大部分人都会讲脏话,关于「性」的脏话往往是最难听的,可却没有人去特意避开这些真正不好的话语,反而是一代影响一代地一直在传播。

为什么性被骂出来,就看似合情合理;

正常地讲出来,却变成了污言秽语呢?

性教育从来都不该用威胁、恐吓、压制的方式进行,

而是应该温柔教导。

22岁,我给亲妈上性教育课

有一个关于性教育的视频——《开得了口》。

其中的主讲人分享了一个故事:

有一个女孩,在她第一次来月经的时候,母亲召集全家人举办了一个仪式,

这个仪式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庆祝女孩来月经。

母亲告诉她,来月经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

它象征着从今天开始,这个女孩就拥有了能够带来新的生命的能力,

并且鼓励她以后,有任何关于性的困惑和烦恼,

都能够自然、坦诚、公开地和家庭成员去讨论。

性从来都不是一件可耻的事情。什么时候发生,与谁一起享受,在尊重对方的前提下,每个人都是自由的。

“我不滥交,也洁身自好。

享受「性」,从中获得愉悦,

是我应有的权利,更是无罪的。“

22岁,我给亲妈上性教育课

其实这篇文章写之前,我和妈妈谈了近三个小时。

虽然在谈话结束时,她还是羞红了脸,对性仍然感到不好意思,但她也承认,确实大部分孩子都在性教育有所缺失。所以还是支持我写出来。

也期待我们的下一代,不会再因为对性知识的无知而犯错,更不会对自己的欲望而感到羞耻,而是随着成长学会悦纳不同的自己。

让保护适当,

在不伤害别人的前提下,尽情享受该享受的。

性教育其实和“在看“一样简单,不信你试一下咯?

相关教育文章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